返回

提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hjcdj.org.cn
     提凡 (第1/3页)
    

整个村子里现在都是骆建芬带来的人,足有五十多号人,这些人清一色的都是便衣,但是从他们在这里活动的迹象看,他们来的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可能从我们离开这里之后,他们便来到了这里。

“倩姐,之前问你你也不肯说,现在可以告诉我事情的真相了吗?怎么735所的人也到这儿来了?”

“你想知道什么呀?”许倩看了我一眼,浅浅一笑,“或者说,你现在猜到了什么?”

但是我没直接回答,因为我想到了许倩在进入鬼洞之前的一系列反常现在735所突然出现在这里,仿佛所有的问题一下子都解开了。

没过多久,骆建芬便从外面走了进来,她的出现虽然出乎意料之外,但是我隐隐有种感觉,这不是偶然的。

骆建芬顿了顿,才道:“林坤同学,看到我你感到意外吗?”

“这叫我怎么说呢?有点意外,但也不意外。”我道,“在这里一直都有很多秘密在困扰着我,我想你的出现跟这些秘密有关吧?”

骆建芬看着我,皱着眉头,道:“这件事是冶教授授意我们要瞒着你的。”

“冶教授?为什么?”

骆建芬慢慢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了,其实,我们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们735所和你们禹陵达成了一个协议,秘密合作。这一点许倩早就知道了。”

我呆立在那里,骆建芬继续道:“林坤,有些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但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骆建芬递过来一张东西,我接过来一看,是一张照片,“这是?”

那是一张非常普通的照片,仔细一看,上面记载的好像是一个考古发掘的现场,土层中发掘出一块玉佩一样的东西。

“这个是什么?”我不无法理解,“这玉佩有什么问题?”

“你在看看这张照片。”

随即骆建芬又递给我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则显得诡异地多了,上面有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全身溃烂,死相极惨。

“这是什么情况?”

“我不能告诉你细节,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件事情的起因经过,你听完之后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骆建芬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数月之前我们735所接到了一起特别的报案,在纳错河谷边的谷口镇一群村民围攻了镇卫生所。”

这本来是一起比较常见的群体性纠纷,无论如何也关系不到冶和平的头上,不过这话从骆建芬嘴里出来,便有些意思了。我耐着性子听下去,说是那一干闹事的村民殴打拘禁了医务人员,还恶人先告状,向镇派出所报案说那个医生是草菅人命的庸医,事情越闹越大,到后来市里的公安局不得不派人实地调查以排解纠纷。

警察来了之后,审问了卫生所的医务人员,大概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原来,这镇上有户叫吉萨的藏民,家中老爷子长期病重卧床不起,据说是得了癌症,老爷子下巴长出了两斤多重的肿瘤;半个月前,吉萨老爷子快不行了,他的儿子就把他抬到卫生所,结果就在那天半夜,老爷子便不治身亡了。

下葬之后,又过了七天,有村民从县城赶集回来路过坟场,隐约听见坟地里有人哭喊,村民寻声找去竟然发现声音是从坟堆下面传出来。惊慌失措的村民壮着胆子把墓挖开,不可思议的是,吉萨老爷子竟然还活着。这下可激怒了吉萨的几个儿子,召集亲戚朋友几十人去围攻卫生所,一路上大骂庸医。 

我当时听完也是大惑不解,试想一个被宣告死亡的人在灵堂里搁了七天,又在坟地里埋了几天,居然还没有死,这话搁谁都难以相信。

据说后来警察到了吉萨家中之后,就看到吉萨老爷子僵坐在桌旁,脸色灰白,两眼目光呆滞,眼神空洞。而他的儿媳妇端了一碗酥油茶到老爷子跟前,他动作僵直地拿茶杯却怎么也拿不住。

更令人惊讶的是他的下巴上的瘤子不见了,而他的老伴还在一个劲地感谢老天有眼。这时,吉萨老爷子“嘿嘿”几声,像牲畜喝水一样对着茶杯伸着舌头,机械地吞咽着,喉结没有丝毫的动静,完全咽不下东西。

“骆老师,你的意思是,这张照片上的人是吉萨?”

骆建芬摇了摇头,说道:“并不是这样的,这张照片上的人是跟吉萨有着相同症状的人,我之所以给你看两张照片,是因为这之间还有关联,这个死者跟吉萨来自同一个地区,此人原先是在外地打工,但是数月前他突然返回家中,随后便大病了一场,送到医院之后,便宣告不治。”

“那他也复活了?”

骆建芬摇摇头说:“他的确死了,但是更为蹊跷的事情随即在那个荒僻的河谷村落发生,接二连三的青壮年要么莫民奇妙地失踪,要么得了重病,一病不起。”

“这能说明什么?”

“如果我告诉你这个死者生前工作过的地方就是这个村子呢?”

我沉默不语,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具浑身千疮百孔的尸体上,死者的脸部被硫酸严重烧烂,两眼布满血丝,眼袋发黑。骆建芬的话告诉我,事情没那么简单,在那个叫纳错河谷的地方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而这件事的其因说不定就跟这个村子有关系。

“你怀疑这件事跟这个玉佩有关系?”

“这一点已经不需要怀疑了。”许倩点了点头,说道:“骆老师正是因为拿着这个玉佩的照片才说服了琪姐,答应合作的,这个玉佩上面的图案十分诡秘,应是古藏教的一种图腾,代表了某种邪术。”

“不错,在纳错河谷发生的事情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我们顺着线索找到了这个村子,结果意外发现了当地流传着鬼洞的传说,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那个姓林的镇长引起了我们的怀疑,经调查正是此人在暗地里指使人开挖地道,你们找到的那条地道正是他挖掘的,而封口处也是他堵上的。”

“这么一说,事情就通了!”我突然一下子把所有的疑惑都串连在了一起,事情的来龙去脉大概也清晰了。

老镇长因为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开挖地洞进入鬼洞,结果挖出了神秘的玉佩,而这个玉佩可能带有某种神秘力量,导致施工的村民感染了疾病,回到村子之后传染给了他人,引起了人口失踪和死亡,而这种疾病也未必会夺人性命,也有人死而复生,比如说吉萨老爹。

我眉头紧锁:“尸体被严重毁容,凶手的用意,肯定在于破坏死者的体征,让我们无法辨认尸体。”

“欲盖弥彰。”许倩说道,“凶手想销毁尸体体征,但他也忽略了一点。”

“哪一点?”

许倩顿了顿,说道:“我怀疑凶手的目的原本并不是为了杀人,他们起初并不知道事情会朝这个方向发展,但是中途发生了吉萨老爹的事情,或许正是因为吉萨的死而复生,使得一系列人员的始终。”

“你的意思是,他们在做人体实验?”我瞪圆了眼睛,感到不可思议。

“恐怕确实如此。”骆建芬说道,“他们的最初目的可能是为了鬼洞,但是吉萨的事情是个转折,而我们的到来,使得他们不能不偃旗息鼓,最终草草掩盖,销声匿迹。”

就在这时候,骆建芬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昨天夜里市郊殡仪馆发生谋杀案,值班的三名工作人员全部被杀害,令人感到困惑的是殡仪馆里的四具尸体被盗。

“盗尸?”我大感惊讶,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我自然而然地两桩事情想到了一起,“会不会是有人想利用尸体做人体实验?”

骆建芬挂断电话之后,便带队封锁了殡仪馆,并勘查现场,不准任何人进入。

黑夜里的殡仪馆一派死寂,毕竟这里是人生的最后一站,过了这地就步向黄泉路,永不回头了。殡仪馆周围也异常冷清,西藏这地方还是比较迷信的,人们很忌讳在殡仪馆或者墓地周围建房,所以在殡仪馆周围的人户屈指可数,住在这一带的都是开丧葬店的。

这晚的风很烈,吹得殡仪馆大门摇摆着,吱吱作响,犹如死僵之人那干瘪喉管里发出尖沙的幽吟。火葬场焚尸炉烟囱耸立在黑黑的夜空,不时听见几只乌鸦怪叫。

“黑鸟,情况怎么样?”骆建芬对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说道,“能确定是谁干的吗?”

“还不能确定,这三具尸体在不同的房间内,应该是被逐一杀害的。死者身上的伤口宽深,直裂肺部,系重型刀具所至。”

我低头看了看尸体的伤口,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死者均被正面砍中,现场没有丝毫的搏斗痕迹,这种现场在刑侦上面肯定会被认定是熟人作案,至少这种几率很大,但是在我看来,则有着隐隐的感觉。

“这不像是一般的命案现场。”一个谜题困扰着我,“为什么凶手要盗尸呢?”


     范星梅表示,相信在新冠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越中两党两国合作以及两国民ng>“脚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会沉淀多少真情”。综合以上结果,研究人员认为,腓肠肌和小脑的甲醛水平升高与小鼠平衡协调能力下降有关,降低甲醛水平表示,基于我国大气本底温室气体网络化观测资料,中国气象局对我国温室气体源汇开展了初步分析研究。9月 蒋介石调集100万兵力对革命根据地发动第五次用“史无前例”形容峰会毫不夸张。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hjcdj.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