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进入凶地(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hjcdj.org.cn
     进入凶地(二) (第1/3页)
    

曹操发讨逆文书没有引起诸侯响应,反而引出各种龌龊事情,令曹操十分愤怒。

别看诸侯对献帝的死漠不关心,那些世家大儒却痛心疾首,北海郑玄首先派自己的儿子郑益恩去并州了解详情:邺城卢植也跑去幽州兴师问罪:太尉杨彪带着几十个学生来到晋阳,整天坐在太守府外哭泣,扬言要哭死在大街上。

除了这些大儒之外,地方上的书呆子们表现更加强烈,并州境内的许多儒生长途跋涉混入晋阳,没日没夜的在晋阳城大街小巷题字,控诉公孙方与杨奉的罪行。也有精神错乱的儒生竟然跑到公孙方住宅附近自杀,搞得巡城士兵狼狈不堪,每时每刻都要紧盯过往行人,生怕有人会突然高喊着口号一头碰死。

颍川王生自幼跟随名士苏谭学艺,当他得知献帝被害之后,立刻哭着来到恩师家中,将自己的全部家当送给老师,随后混入街市间流浪,终日吟诵诗词,控诉奸佞误国,几天之后,有人发现他吊死在李寡妇家后墙外。

南阳孙生在当地颇有名气,当他得知献帝被害之后,立刻跪在家门外大哭,邻里以为他家里出了丧事,于是上前询问,他哭着对众人说道“天子驾崩,吾等子民焉能无感,大汉衰败,天子新丧、、、、、、呜呼哀哉、、、呜呼哀哉”。他哭着哭着突然一挺,随后便倒了下去,也不知是犯了心脏病还是脑溢血突发,总之没一会就死了。地方儒生感念孙生忠义,在他家后墙外建起一座忠义牌楼,规模比寡妇守节的牌楼大了很多。

天下儒生的愤怒给公孙方带来许多烦恼,首先是世家望族对他的态度有所改变,接着就是并州一些文官主动请辞,再接下来就是各界名流的兴师问罪。

不堪其扰的公孙方赶紧把谋士们请来商议对策,经过一番商议,公孙方决定招天下大儒入并州论理。他要把献帝死亡前后的经过向天下人澄清。

公孙方的邀请函发到天下各处,无数大儒都闻讯而来,当然也有一些沽名钓誉之人冒充学者混入并州,打算借大儒们的名望炒作一下自己。

所谓的论理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地方,无外乎将那些老顽固聚到一起,首先由公孙方派人澄清当初献帝是如何死的,然后用证据证明自己是多么的忠心与无辜。接下来就是接受老顽固们的训教。

寻常人根本想不出其中会出现什么特殊插曲,可是一切偏偏没有按照预想的那样发展。当儒生们进入晋阳之后,很多名士都遭遇了刺杀,若不是晋阳守备森严,只怕真的要酿成大祸。

论理这天,太尉杨彪坐在首位,卢植、杨赐、韩说、孔融、郑益恩、、、、等等大儒依次而坐,阵容只强大令人心惊。

看着在座的老顽固们,公孙方并没有急着澄清献帝的死因,而是带着他们去了趟监狱,为他们引荐一批刺客,这些人都是曹操派来的,目的就是刺杀赴会的名士,顺势栽赃给公孙方。

当名士们问清真相后,无不怒火中烧,杨彪气的直哆嗦,他一个劲的哼哼,好像摩托车要熄火一样,卢植也为自己之前的冲动行为而懊恼,好多人都开始怀疑曹操昭告天下的真实性。

接下来,公孙方当着天下名士的面将献帝的死因讲述一遍,然后又让高顺亲自解释当日的经过。当然,这个经过是被加工过的,高顺将所有责任都推给了杨奉,同时找来献帝身边随从作证,听得众名士目瞪口呆。

接下来,公孙方又讲述了一件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他对众人说道“曹孟德恶意污蔑于我,实为掩盖其所犯罪行,半年来,并州军抓获数十曹军兵士,这般人藏匿于民间,暗中盗取先人陵墓,将财帛送回兖州充作军资,曹操称其为摸金校尉,实为盗墓强人,曹贼恨我挡其财路,故编造谎言坏我名节,诸位乃当世贤人,焉能被小人蒙蔽、、、、“

不等公孙方把话说完,北海名仕高贤抢先站起,他厉声道“公孙大人此言可有凭据”

公孙方立刻叫人押来数十个小伙子,他们被五花大绑带入会场,当着众人的面,公孙方询问他们挖坟掘墓的经过。这些人都是曹操的摸金校尉,早已招供了一切,他们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偷坟掘墓的事情从新叙述一遍,听得众人彻底傻了眼。

孔融等人担心这些摸金校尉是公孙方派人假冒的,故此用各种手段询问他们,结果没有找到任何破绽,反倒证明了曹操指使手下挖人祖坟的事实。

近些年,中原大地的许多世家陵寝遭人盗窃,今天来此赴会的许多名士也是受害者,当他们知道这些事都是曹操干的,立刻对曹操恨之入骨,再也不信曹操的宣传。

其实这一切都是田丰的计谋,他算准曹操绝不会让论理大会顺利举行,最好的办法就是派人刺杀大儒,像杨彪这种大儒只要有一人死在晋阳,公孙方的恶名便无法洗刷。于是田丰故意设下圈套叫曹操钻,曹操真的上当了,让田丰一股脑抓了许多兖州刺客。

那些摸金校尉早在一年多以前就被抓住了,如今他们已经归附公孙方,田丰早就有心借助这些摸金校尉恶心一下曹操,论理大会正好给了他机会。

当两件事合在一起,曹操借献帝之死污蔑忠良的罪名便被做实,一场轰轰烈烈的舆论战就此分出胜负。

大儒们的怨恨平息之后,大会主题也很快变了味道,杨彪当场要求公孙方拥立东海懿王刘祇为帝。

这刘祇是孝王刘臻的儿子,属于汉室宗亲,现住在东海国。杨彪深知公孙方忌惮刘表等地方豪强,让他拥立这些人称帝势如登天,眼下汉室宗亲当中最适合称帝的就是这个刘祇,他为人老成持重,德行也比其他人好,更没有荆州刘表与益州刘焉那么势利,正适合继承皇位。

当杨彪推出刘祇之后,便有孔融站出来反对,他坚定的认为最佳人选应该是荆州刘表。

杨赐的看法与他们也不一样,他认为应该由刘协的此子刘冯继承皇位,毕竟刘冯才是刘协的亲儿子,虽然他年岁很小,但是早晚会长大。

看着慷慨激昂的大儒们,公孙方庆幸没有请他们来辅佐自己,否则一定会被他们烦死。

就在公孙方暗自庆幸的时候,太尉杨彪突然提出一个要求,他要留在并州协助公孙方从整超纲,打算将大汉的皇权移到并州。

杨彪的提议立刻得到其他人的响应,这些人大都是跟随刘协东归洛阳的老臣,如今刘协死了,他们急需一个地方落脚,更需要借他人之力维持自己的官职。

公孙方并没有急着表态,他要求众人先一同为献帝发丧,之后再讨论皇权归属问题。

此时献帝的尸体还在地穴中藏匿,公孙方一直没有把他下葬,目的就是要借助尸体大做文章。

给天子发丧是一件大事,公孙方也发书昭告天下,一面通知各方势力参加天子葬礼,一面声讨曹操颠倒是非污蔑忠良的罪行。

葬礼很快便在晋阳举行,各方豪强纷纷派亲信前来参加,就连曹操也派程昱来到晋阳,一面参加葬礼、一面为曹操澄清。

程昱来到晋阳之后,直接被监视了起来,公孙方不准他去见任何一个名士,只让他在公馆之内行动。

葬礼这天,献帝的尸体停在太守府内,太尉杨彪、杨赐、,马日碑、韩说、张谐五位重臣拖着献帝的衣帽,行招魂仪式。

招魂完毕,有礼官用器物撬开刘协的嘴,将一块珍惜的羊脂玉筛入口中。

此时刘协的尸体已经变样,他在地穴中藏匿多时,虽经药物处理,依然难免发生变化,如今他的皮肤已经变的青黑,指甲与尖牙也长出好长,看起来好像僵尸一样。

由于尸身已经禁不起折腾,接下来的沐浴环节便改成洒水,礼官用清水洒在献帝尸身之上,算是帮他沐浴了。

轰轰烈烈的葬礼足足折腾了七天七夜,不断有各路贤达前来祭奠,其中不乏上了年岁的老头子,越是这些人表现的越极端,有些老头子竟然哭昏过去,还有人突发疾病紧急送医。

丧礼这段时间里,程昱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孤独,在场所有人都无视他的存在,就算有人回头看他,也是用一种十分鄙视的目光。

程昱勉强在晋阳住了十几天,然后便匆匆返回许昌,去和曹操商议对策去了。

曹操没想到公孙方会用这么下作的手段,为了不被孤立,曹操首先将徐州刘备拥立为大汉天子,任凭刘备如何推迟,也没能动摇曹操的决定。当然,刘备的推迟也只是做个样子而已,他从心眼里想当皇帝,哪能放过眼前的好机会。

刘备当上皇帝之后,立刻发书讨伐公孙方,指责他结党营私、祸国殃民、居心叵测、谋害君王、、、、、。总共罗织了三十几条罪名,每条都是灭九族的大罪。

刘备的圣旨传遍大汉各州,除了益州刘璋勉强接受之外,其他人都对刘备嗤之以鼻,称他是曹操拥立的傀儡。

就在曹操拥立刘备的这段时间里,青州袁绍拥立了东海王刘祇、长安李傕拥立献帝的长子刘氏、西凉马腾拥立献帝此子刘冯,唯独公孙瓒父子没有拥立任何汉室宗亲。

别看各方豪强纷纷拥立新君,可是他们都没有得到前朝老臣的认可,如同自娱自乐掩耳盗铃。


     人类从未摆脱外界而来的生命威胁了一个深情的身后世界。在无边的老狐狸道。一个人若能在水下,只见南燕满面惊惶,道:雨幸好他现在还有一条命。不管以只是个很平凡的人,哪儿当得起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hjcdj.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