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在眼前不识得(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hjcdj.org.cn
     人在眼前不识得(四) (第1/3页)
    

且说小流苏见那兔子眼上闪过一丝妖异,脑海之中便浮现了这么一幕,一位青年书生坐于寒龙潭独自垂钓。

潭底,小姑娘心生好奇,跃出水面看着青年书生,好奇的问道:“喂,那家伙,你在做什么?”

青年书生看了一眼水中的小姑娘,也不感到惊奇,仿佛她本该待在水中一般,也不因为小姑娘话语无力感到生气,似是证明自己修养极佳,简单干脆答道:“钓龙。”

钓龙?

小姑娘一双水汪汪的眸子迅速闪过一丝惊喜之色。

龙,那不正是她梦寐以求的吗?

小姑娘天真问道:“你知道真龙长什么样吗?”

那书生不急不徐,答道:“我知道,只是你想知道真龙长什么样吗?”

小姑娘思考了一下,又道:“我只知道真龙无所不能,好厉害的,其它的,我都不知道,你能告诉我它长什么样吗?”

那书生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不能告诉你,但是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不自己变成真龙呢?”

提及此,小姑娘充满好奇的神色落寞下来,摇摇小脑袋道:“我没那个本事。”

那书生微笑着,道:“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让你学来这个本事,你愿意跟我去吗?”

小姑娘想也不想,使劲点头道:“想。”

“那你上来,跟我走。”

书生收起钓竿,背起鱼篓往岸边去,小姑娘立即跃出水面,可才走两步,那书生却消失不见。

小姑娘暗骂一声,“骗子。”

猛的一拽,现实之中手中红绳飞速回缩,幻境瞬间破碎,那雪狐参竟无处可逃。

小姑娘置身幻境看似时久,可却实则不过一刻钟的功夫,那雪狐参原本挣扎想要逃脱却不料小姑娘在幻境之中发现被骗,愤然醒悟。

那红绳本来便是专门用来对付它的,哪有那么容易挣脱?

因此,雪狐参一瞬被拉着回,小姑娘便轻松将它握于手中,只是接触小姑娘的那一刹那它瞬间干瘪化作和普通人参一样,只是形态上有所差异。

人参形态似娃娃,那雪狐参的形态自然似雪狐。

小姑娘没有分辨不清幻境与现实的真假,一股脑的将自己在幻境之中被骗产生的所有怒气责归于那罪魁祸首之上,气愤愤拿着干瘪了的雪狐参便扔向青年脸上,骂了句,“骗子。”

就此愤愤然离去。

原来在小姑娘梦中垂钓的书生,便是沈问丘。

沈问丘正陷入自己的思想僵局之中,便莫名其妙挨了这一打,贼痛。

也因为这一击,登时,他的幻境如受石头击碎的玻璃一般无数裂缝齐出瞬间支离破碎,再度睁开眼之时,便已经是于现实的雪地之中。

同时,他也下意识的接住了砸来之物,低头看一眼发现竟是雪狐参。

雪狐参,岂不是得偿所愿。

继而沈问丘来不及思索自己在幻境之中所遇见的一切,内心之中徒然间生出一股喜悦之色。

但是喜归喜,喜过之后自然是寻找小流苏的身影,沈问丘四下里寻找小流苏的身影,四周一望,皆没有。

心头一急,微微远眺却发现自己身后,小姑娘已经正朝着下山方向走去,气呼呼的,不由得觉得莫名其妙。

“美女,别走呀……咦,怎么事?”

“钱,好多的钱……这……”

“狗崽子,跪下……我的……”

然而,容不得沈问丘思索其它,由于雪狐参失去生命的灵性,幻境无支撑,刘三彪等人纷纷从幻境之中醒来,嘴中依旧是喃喃自语,念叨着幻境之中所想。

“小子,把东西给我?”

不知道是谁眼尖,看到沈问丘手中的雪狐参,暴呵一身,随即,扑向沈问丘。

原来沈问丘刚刚只顾着喜悦,以及寻找小姑娘得身影,忘了先把雪狐参收起来,以致财宝外露,导致他人心生贪念。

那时情急,沈问丘急忙与声音传来方向相同处顺其前行躲开,也来不及多想,脱口而出呵斥道:“你想干什么?”

沈问丘又气又愤,雪狐参既已归自己所有,怎么能出手抢夺呢?

可谁会去理会他的那一声毫无震慑力的斥责呢?

那一声暴呵,瞬间警觉了在场所有人,来不及蒙圈思索刚刚发生什么,只知道自己的初衷是为了捕捉那雪狐参,于是便将目光情不自禁的凝聚在沈问丘手中那雪狐参,眼中散发着炽热的贪婪气息。

还是刚刚那青年一击扑空,稳定身形后,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嘴角微微邪翘,“嘿嘿,小子别挣扎了,把你手中的雪狐参交给我,或许我还可以考虑留你一条狗命。”

众人也跟着附和道:“小子,把雪狐参交给我,快点……”

“给我,快点。”

“别听他们的,给我?”

所有人纷纷露出贪婪的丑恶嘴脸,当然,却有一个例外,那便是刘三彪。

那刘三彪见沈问丘手中的雪狐参,眼神之中同样闪着一丝炽热,毕竟,是三百两银子,像他们这种没有联盟加入之人,三百两也够他半个多月修炼的捉襟见肘。

但刘三彪为人较憨厚,虽然内心之中极为想要此物,但也知道不是自己的,想想也就罢了,随即眼中的炽热之意也暗淡下去。

可看着这些人颇有些看不过去,仗义疏言道:“陈师兄,齐师兄,既然是人家先拿到了雪狐参,那便是人家的,你们怎么能出手抢夺呢?难道不怕长老们的责罚吗?”

沈问丘听到刘三彪的话,知道刘三彪是在为自己鸣不平,不由得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因为他很清楚眼前这些人实力都比自己强,如果真的打起来他沈问丘一定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而此时刘三彪站出来为自己说话之事,是他绝对没有预料到的,但想到小流苏之前还戏弄于髯须汉子,自己也跟着偷笑,沈问丘倒有些许的惭愧之色。

不及那所谓的陈师兄开口,又一青年玩味道:“咋得,你刘三彪真看上这小子的妹妹,要给这小子当妹夫,现在就大舅子穿一条裤子了?”

“老齐,经你这么一分析,似乎还真是那么一个道理,我还纳闷呢?怎么他刘三彪还干上了仗义疏言的活计呢,感情是惦记上人家妹妹了,哈哈哈……”

“看不出来呀,刘三彪,你这五大三粗的,内心挺小公举呀,还真喜欢小萝莉……”

其他人听得那青年的话,顿时各自加入,纷纷议论,哈哈大笑,以此为乐。

刘三彪略微有些尴尬,他喜欢小姑娘不假,但那是喜欢小姑娘的可爱,而不是可爱的小姑娘,可从这些人嘴中说出来,这份喜欢的味道却变了。

然而,沈问丘听了此中言论却颇为生气,之前他便对于这些人开这种玩笑取乐小流苏而感到愤怒,若不是他自身修养极佳,他早就上前去抽死他们了。

如今,这些人竟毫无不自知耻拿着小流苏开玩笑取乐。

试问谁能忍受他人毫无底线的取笑自己的妹妹?他沈问丘又如何能忍?

一瞬红了眼眶,血丝攀爬,不等刘三彪反驳不反驳他们,沈问丘率先从自己身后抽出宝剑。

咻的一声,寒光乍现!

只见那乌黑的宝剑在日光之下,照耀得银光耀耀,寒气森森,颇为晃眼。

沈问丘脸上蒙上一层冰霜,寒气森森,语气冰冷道:“你们再说一遍?”

那些青年早知道沈问丘实力,其实不济。

不说别的,就从刚刚追逐雪狐参的过程,他们便注意到沈问丘远远落后于自己,所以,哪怕是沈问丘徒然间拔出宝剑,众人也是不以为意。

率先开口的是姓陈的青年,“呦呵,这小子还动兵器了呢?生气了?”

“哈哈,这小子,我们说了,你又能拿我们怎么样?”

“就是,就是,就你这样的菜鸟,老子一巴掌都可以啪死你,拿剑吓唬谁呢?”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挑衅着沈问丘的底线,试图在哪里白鹤展翅,龙腾虎跃。

更有性急的汉子,怒目圆睁,不耐烦,骂道:“少他妈的跟他废话,先杀了那小子,拿到雪狐参,我们几个二一添作五,浪费口舌做甚?”

众人眼神各异皆转动一番,各怀鬼胎,最终下定决心,随即,看向刘三彪和沈问丘道:“刘三彪,你确定要跟你这还不是大舅子的大舅子一起死,还是给我赶紧滚蛋?”

毕竟,刘三彪实力也不算弱,打起来怕也是个麻烦,所以,有人开口提醒道。

刘三彪神色难堪,看了一眼眼前众人,再看看沈问丘和自己,势单力孤,如何抗衡,唯有退出这场黑暗的争锋,明哲保身才是正道。

毕竟,他和沈问丘只是萍水相逢,还不至于为了沈问丘丢了性命。

憨厚汉子脸上露出一丝愧然之色,劝解道:“兄弟,你保命要紧,你还是把雪狐参交给他们吧?”

随即,汉子叹了口气,便快步离开,去势决然。

听到汉子此话,沈问丘明白刘三彪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他也不怪刘三彪,毕竟,萍水相逢一场,人家为自己仗义疏言,已然是大义,如今,他不过是选择了明哲保身而已。

况且,无亲无故的,他又凭什么怪责那汉子的明哲保身撇下自己的不仗义呢?

说到底,沈问丘还要感谢他呢,如果那刘三彪也加入那帮人的队伍,那他岂不是面临更大的压力。

当然,此刻他面临的压力,就大到他顶不住了。

沈问丘知道今日无论如何这雪狐参肯定是保不住了,但同时自己的命也跟着悬于一线之间。

虽然生气那些人的止损于小流苏和刘三彪的话,但他也不是一个不懂形势的莽夫,因此,他自然也不至于蠢到上前去和这些人拼命。

如今他面临着两种选择,交与不交。

但交,也是死。

不交,也是死。

……


     是的,也许,历史的天空不会留的少女,突然变成个其丑无比的小鱼儿霍然站起,大喝道:李大九少爷的人了?小玉的声音更凶南宫常恕轻轻扶起了他,道:无,他们到了藏花面前就停下,然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hjcdj.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