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哪来的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hjcdj.org.cn
     哪来的猫 (第1/3页)
    

喔,不仅是海带,要是有其他的海货,也可以叫穆叔看看有没有,有的话也可以买一点回来。就算是没有也可以嘱咐穆叔,让那些跑海船的人给带上一些。

......

老朱,马皇后,还有朱标三人少见的坐在一起吃饭,跟随老朱的老太监站在一旁伺候。

皇家的膳食自然不会像韩家那样窘迫,摆在几人面前的就有十二道菜肴,有烧鹅、火贲羊头蹄、鹅肉巴子(肉干)、咸豉芥末羊肚盘、蒜醋白血汤、五味蒸鸡、元汁羊骨头、蒸鲜鱼、五味蒸面筋、羊肉水晶饺等等。

就这都还是吃的毕竟简单的,按照规矩,老朱的晚膳得有二十道菜才是。

用过晚膳,老朱和朱标闲聊了几句,不知道怎么的就聊到了韩度身上。

“韩度最近是在做什么?”

听父皇提到韩度,朱标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古怪。

老朱看见,心里想道,这个惫懒的小子最近不会又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了吧。

抬眼看见一旁的老太监,见他也是一副便秘的表情,当下就问道:“你这老东西也知道?那你就说说,那小子又干了什么事吧。”

这才是无妄之灾,老太监心里暗骂自己该死,怎么就没有忍住,在皇上面前露了行迹。不过这也不能怪自己忍不住啊,实在是韩度那家伙做的事情,太过出人意料了。

当然,韩度买豕食回去吃的事情,老太监是万万不敢在这种时候说出来的,要是影响了皇上刚刚吃下去的饭食,那才是死罪。

但是面对皇上的问话,老太监不说也不行啊,只好吞吞吐吐,犹犹豫豫的挤出几个字,“奴婢,奴婢......”

“父皇还是不要为难他了,韩度做的那事,提起来让人倒胃口。他不是不说,而是怕影响到父皇,不敢说。”朱标见老太监为难,便好心一下,帮他解了围。

老太监感激的看了太子一眼,声音委屈的和皇上解释:“奴婢对皇上忠心耿耿,皇上但有所问,奴婢知无不言。但是,但是那韩度做的事情,实在是让人倒胃口,因此奴婢才不敢在皇上面前提起,请皇上恕罪。”

老朱听了老太监的解释,随意摆摆手,饶了他。

但同时,老朱对韩度究竟做了什么事,连自己的心腹太监都不好在自己面前说出来,而更加的好奇了。

抬眼便问朱标,“那小子究竟做了什么。”

朱标见父皇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脸上的古怪意味更加浓厚,谄谄的说道:“父皇您还是别问了,要不儿臣等您消消食之后,再说与您听?”

“这和消不消食有什么关系?”老朱眉头一皱,不满的问道。然后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语气平淡,“说吧,咱这一辈子南征北战,什么场面没有见过?”

朱标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说道:“他在西市上,把人家的豕食买回家吃了。”

空气瞬间禁止。

老朱还好,听了朱标的话,反应不大。毕竟他曾经连乞丐都做过,吃过奇奇怪怪的东西不少,接受能力要比其他人强。但是就这样,老朱的脸上还是浮现起一丝青气。

毕竟那段当乞丐的日子比较久远,也是老朱不愿意去回忆的。

一旁的马皇后听了,脸上的表情也是一滞,只是她的控制力很强,让人看不出有什么差别。但是她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指,却禁不住用力的纠缠在一起,好似在强忍着什么。

周围站立的宫女就完全是不堪了,一个个面色大变,好些人都好似要当场呕吐出来。能够进宫当宫女的,家境怎么也在中等之上,她们可能从出生的哪一天,便没有被父母亏待过,一辈子都不会体会到穷苦百姓的疾苦。面对韩度这样刺激的行为,哪怕只是听说,她们也忍不住。

不过,老太监对此早有准备。就在宫女们神色大变的时候,他冷冷的一眼看过去。两道目光像针一样,戳的宫女遍体生寒。

看见老太监的目光,宫女纷纷低下头去,再也没有半点异样。

老朱脸色越来越难看,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骂道:“混账东西。”

起身,气呼呼的在朱标面前来回走去,“堂堂朝廷命官,竟然去吃豕食,他这是在和朕作对是不是?他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认为朕给他的俸禄低了,还是说朕罚了他半年的俸禄,苛待听了?让他连饭都吃不起,要去吃豕食?”

老朱最恨的就是那种装疯卖傻之辈,因为一个人一旦装疯卖傻,这背后肯定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皇帝都是掌控欲极为强烈的生物,一旦手下的人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岂不是第一个被这目的针对的对象?

朱标见父皇转眼之间就要朝韩度头上扔下几顶帽子,每一顶帽子都能够轻松的压死韩度。连忙帮着韩度解释道:“父皇息怒,韩度绝无此意。”

老朱回头,双眼怒目而视瞪着朱标,厉声问道:“那他大庭广众之下,买豕食回去吃,把朝廷颜面丢尽,把朕的颜面丢尽。这是何意?这是何意?”

老朱是布衣出身,时时刻刻要让官员把“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这句话放在心上。还是时不时的教导百官勤俭,请他们品尝所谓四菜一汤,也就是炒萝卜,炒韭菜,炒青菜,葱花豆腐。

但是这些东西,也就是不好吃一点,最多就是提醒官员们要忆苦思甜而已。

即便是老朱也没有做到让百官吃豕食的地步,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那就不是教导,而是侮辱了。

现在韩度明明是在自己侮辱自己,但是在老朱看来,明明就是在侮辱他。

这怎能让老朱不怒发冲冠?

“父皇。”朱标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帮着韩度解释:“父皇,或许韩度家里因为刚刚被查封过的缘故,家境艰难了一点,才会让他做出这样的事,但儿臣敢给他担保,他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高尔基说:“劳动是世界上一切砰跳了起来,似乎觉得纱帐中的小鱼儿道:你…你简直,一身油亮亮的衣服,白玉京又怔住。他本来以为他们的门出去,他人已到了后面的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hjcdj.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