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再临七阳(第七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hjcdj.org.cn
     再临七阳(第七更) (第1/3页)
    

  隔壁传来的哭声逐渐减弱,慢慢地说话声也完全消失。

  张小河老老实实躺在床上,时不时偷瞄一眼窗户上的白发姑娘。

  窗户上的刀刃在月光的映照下,银光四射。

  光是看着,他的内心就冰寒一片。

  忽然,窗户上面的姑娘毫无征兆的消失,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把刀就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

  “这是干啥,有话好说。”张小河不敢动弹,生怕她手滑抹了脖子。

  “这里是我的房间,下去。”借着一点微弱的月光,能够看到白发姑娘皱着眉头的样子。

  张小河麻利地一个翻滚落到床底下,他这人老识相啦。

  赶走张小河之后,姑娘缩进被窝里面,裹了裹被子合眼休息。

  他一愣,脑子一懵,小声问道:“我睡哪?”

  “地上。”白发姑娘冷冰冰地说道。

  “我得冻死!”

  “不关我事。”

  她这么一番说辞,张小河脾气上来了,“死了人还不管你事?你妹死了也不关你事?”

  白发姑娘缓缓睁开眼,犹如藏锋初泄,那双眼睛冰冷无比。

  “你怎么知道她是我妹妹?”

  张小河被震住,隔了一会才说道:“她不是你妹,那你是谁?我喊人啦。”

  他装作要叫喊的样子,忽然一只手掐住了他的喉咙。

  不要看白发姑娘身子骨弱小,但是手劲很大,伸手一握,张小河顿时喘不过气。

  “这里本就是我的房间,让你在这里睡觉,已经是我最大的容忍。“她的眼中似有刀光,目光像是真的能杀死人一样。

  “不许大声叫喊,听到没有。”

  张小河连忙点头,白发姑娘这才松开他。

  她转了个身,毫无感情地说道:“要是你冷,就睡我旁边,但是注意你的手脚。”

  “还算有良心,不过我有妻子,还是免了”张小河咳嗽几声说道。

  “随你便。”

  这是一个清冷的姑娘,也是一个缺乏感情的姑娘。

  “你们姐妹还真是奇怪,一个比一个胆大。”今天晚上的事情,着实有些颠覆他的认知。

  “你俩到底怎么回事?你不喜欢妹妹,还是你无情无义?”

  白发姑娘背对着他,一言不发。

  “起码回我一句吧。”

  到最后,也没能撬开她的嘴,他只能自言自语地说道:“跟你妹妹一起睡的,就是我老婆,她没了妹妹。”

  “对你妹妹那么好,也不是没有原因,你妹妹现在把她当姐姐了。”

  说到这里,白发姑娘转过身,不耐烦地说道:“你要是再废话,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张小河心虚地捂住嘴,立即老实了,蹲到一个角落休息去了。

  半夜,张小河是被冷醒的,睁开眼没有找到白发姑娘的身影。

  立刻就缩到被窝里面,他浑身颤抖的,身体已经被冻得麻木,就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一样。

  后半夜极其平静,白发姑娘走了之后,没有再回来,张小河也能睡个安稳觉。

  大早上,他的房门自然打开,张小河睁开眼迷迷糊糊看到,房间外一脸高兴的顾念。

  “起床了,今天你帮我看店,我要跟姐姐出去。”

  张小河一听,这还得了都出去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

  他掀开被子,跳了出来说道:“不行,我也要去。”

  “我店里没什么生意的,你就帮我看看一看好不好。”顾念请求到。

  她这态度柔和得张小河无法拒绝,摆摆手说道:“得了,我知道了。”

  “太好啦。”她带着笑离开。

  张小河这才感觉到浑身冰冷,连忙缩到被窝里面,不敢出来。

  最后还是吃饭的时候,林寒雨把他拉出来的。

  “起来。”林寒雨眉头一挑,双手环抱站在门口。

  张小河紧紧拉着被子,说道:“我冷。”

  “……”

  “起来……”

  “我不……”

  林寒雨走到床边,一把掀开被子。

  没了被子张小河就硬气不起来,赶紧穿好衣服。

  一餐很快结束,顾念迫不及待地收拾东西,收拾完之后,坐到林寒雨旁边等待。

  等她吃完之后,林寒雨把碗筷交给张小河,然后就带着顾念出去玩。

  张小河满脸羡慕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等他们完全走后,才收拾碗筷。

  随后打开店铺,坐到柜台前面,继续拼接卡牌碎片。

  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中途没有一个客人,他不由感慨生意冷清。

  古董店的东西大多数收藏价值高一些,实际作用可能还比不上一把菜刀,价钱又贵,不适合平民百姓。

  虽然销量不多,可卖出一件,就能生活很长一段时间。

  等到中午的时候,白发姑娘忽然从里间走了出来。

  吓了张小河一跳。

  “我还以为闹贼了呢。”张小河拍了拍胸脯,顺着呼吸。

  “我很像贼?”她问到。

  “偷偷摸摸的,很像。”张小河郑重地道。

  “总是这样也不是办法,有什么事情说清楚不就好了?”他接着道。

  白发姑娘皱起了眉头,嘴唇轻启,“不是说了必要多嘴吗?”

  “你妹妹很难过的,她应该是很喜欢你的。”

  “你懂什么!”

  啪地一下,白发姑娘把张小河面前,已经拼接了一半的卡牌打散。

  张小河差点就哭出来了,他可是化废了很大的精力,才复原半张的,现在给她一下毁了。

  “你……”似乎有心碎的声音。

  “下一个就是你,如果你再多嘴,死的就是你。”

  “得嘞,你们姐妹俩爱咋咋地,我不多管。”张小河内心悲痛不已,那半张卡牌,可是他花了大量精力弄出来的。

  “……不管最好,死了最好。”

  张小河从未见过如此薄情的人,在他看来,白发姑娘的行为,很反常。

  慢慢很在意,可又装作不在意,做重要的是,她嘴硬。

  “行吧,你们的事关我什么事。”张小河觉得有必要,让林寒雨更顾念保持距离。

  “她很快就要死了,也算是为她所做的一切谢罪。”白发姑娘幽幽叹道。

  “?”

  “你说什么呢?”这人一天天要么打谜语,要么不肯说。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白发姑娘从他旁边经过,阴冷地说道:“别对她太好。”

  说完他就从正门走了出去,张小河站在原地出了一身的冷汗。

  “啥玩意啊!”张小河无趣地说道,不去想别的事,接着拼接卡牌。

  一个下午过去,太阳逐渐下山。

  林寒雨他们也在这个时候回来,两人脸上都带着笑。

  “小河河,给我倒一倍热水,累死我了。”林寒雨一屁股坐到凳子上,兴高采烈地说道。

  一壶热水烧了出来,张小河给她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

  “你们今天很开心呀,都去干嘛啦?”张小河好奇地问道。

  “也就是随处逛逛,玩玩雪之类的。”一杯热水下肚,林寒雨很是舒服。

  “堆雪人啊?”张小河问道。

  “嗯,还有其他的,比如做个树皮小船滑雪。”顾念兴高采烈。

  张小河一愣,还是第一次见她笑得这么开心,或许“姐姐”对她真的很重要。

  “顾念妹妹,你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张小河问道。

  只见姑娘瞬间变脸,立刻就哀伤了起来,说道:“姐姐叫顾想,她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张小河双眼微眯,接着说道:“你觉得你自己是怎么样的?”

  林寒雨见情况不对,狠狠地瞪了张小河一眼。

  “我……我是……世界上最坏的人……”

  “好啦,不说这些。”林寒雨把张小河拉到一边去,小声问道:“你做什么?这孩子姐姐不管她,她有病在身的。”

  “哦。”张小河说道,回答虽然平淡,但是内心一点也不平淡。

  总觉得很奇怪,但说不上哪里奇怪。

  “我们明天必须走了,不管发生什么,明天必须离开冬城,我感觉时间不多了……”张小河严肃地说道。

  “晚一点……应该没事吧。”林寒雨显然是不想走,顾念就像是她的亲妹妹一样。

  “不行,我感觉到要出大事,我的感觉一直都很准。”张小河当然不会自大到,以为世界都是围着他转。

  他这么说,只是想让她赶紧离开。

  顾念肯定不是一般人,她的姐姐顾想也是,一般人哪有一头的白发……

  张小河决定今晚跟顾想说清楚,如果她回房间的话。

  晚上依旧是被关在房间里,到了深夜,顾想回到房间。

  张小河主动从床上下来,等她睡上去之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顾想姑娘,你为什么讨厌你妹妹?”

  一道寒芒闪过,随即剑架在脖子上,但到了脖子处,剑又停了下来。

  “不是说过不要管吗?你怎么就不听劝。”

  “我们明天就走,你也该跟我说一说了。”张小河无视脖子旁边的刀刃。

  双方似乎是在对峙着,刀沾在他的身上,却没有斩下去。

  许久之后,她松开手中的刀,疲惫的哀叹着。

  “告诉你也可以,但是你明天必须走,我不希望你们死去。”

  “你说吧。”张小河隐约觉得事情不对劲。

  “你应该猜得到,我们姐妹俩其实不是人类。”

  张小河连忙后退几步,不知道绊到什么,跌坐在地上。

  “你不用害怕,我们是智慧丧尸族群,不会随意杀人。”

  “我的族群是一个叫做,冰人的丧尸族群,我们拥有高级丧尸的身体素质和恢复能力,在战斗力方面,是顶尖的。”

  “但是我们族群之中,会出现异种,一般来说异种由于产生了不稳定变异,寿命都很短暂,大部分异种都会早夭。”

  “而我的妹妹存活了下来,然而代价就是,每过一段时间,都会陷入疯狂的杀戮之中,她本身却并不知晓。”

  张小河第一次听说智慧丧尸这种说法。

  “智慧丧尸?冰人?”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张小河拍了拍自己的脸。

  “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但是丧尸本来就是一种人类的进化形态,失败品是那些没有理智的丧尸,成功的就是我们这些拥有智慧的个体。”

  “你们已经混入人群之中……”张小河不知道如何言语,这路上走的多少是人,多少是丧尸。

  顾想轻微点头,接着道:“除了冰人,还有尸魂,炎魔等。”

  “等尸王进化强大之后,就能诞生有智慧的丧尸个体,一个尸王就是一个族群。”

  张小河越听越是害怕,他已经不敢让林寒雨肚子跟顾念待在一起。

  “我们现在就走。”他很焦急,大步往外走。

  顾想拉住了他,那是一只冰冷的手。

  “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不做。”张小河一口拒绝。

  寒刃再一次挂到了他的脖子上,“你知道的太多,要是你不帮我,我只能杀了你。”

  张小河一脸的愁苦,哭桑道:“大姐,放过我吧,我就只想安安静静地生活啊。”

  他从来没想过参与纠葛,能安稳就安稳,他从来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人。

  “我告诉你这些,已经泄露了丧尸的秘密,我们也只想安稳生活,希望你不要不识好歹。”

  “行,你把刀放下。”张小河含泪答应,真是急死人,咋就让他碰到这事。

  原本张小河以为,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姐妹之间的矛盾,谁想到她会把自己拖下水。

  寒冷刀刃慢慢从他的身上移开,顾想说道:”我需要你帮我……杀了顾念。”

  “什么!”他揉了揉耳朵,说道:“我没听错吧。”

  “我自己下不去手,需要你帮我。”她说道。

  “顾念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只要她失控,又会死很多人,我不想看到更多的人死去。

  “我一个普通人……”张小河浑身没有一点战力,凭什么让他去啊。

  “我这里有一把匕首,只要你刺入她的心脏,就能杀了她。”

  “不过,异种的自我保护能力很强,你要小心。”

  说着,她把一把冰冷的匕首交到,张小河手中。

  他双手颤抖,哭出声道:“大姐饶了我吧,我真的没这本事。”

  顾想眼神冰冷,说道:“既然你做不到,你就只能死。”

  刀刃再次到了他旁边,张小河只能硬着头皮答应,说道:“好好好,我去。”

  “我等你的好消息。”她意味深长地看了张小河一眼,随后消失无踪。

  屋内张小河坐到床上,沉思许久,忽然他推倒了屋内的桌子,惨叫道:

  “哎哟,我的腰,动不了了,快救救我。”

  隔壁的两人还没有睡着,听到动静之后,林寒雨立刻询问道:“你怎么了?”

  “摔倒了,动不了,要死了。”张小河哀嚎道。

  林寒雨立刻跑到他门前,想开锁,却发现门是锁着的,连忙叫顾念把钥匙给他。

  打开门之后,看到坐在床上的张小河,正要埋怨他,但是看到他噤声的手势之后,立刻走了过去。

  张小河凑到他耳边耳语几句,随后接着叫喊。

  “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顾念妹妹帮我拿一条毛巾过来。”

  顾念很听话,立即去找了一条毛巾,但是她站在门口没有进来。

  林寒雨扶着张小河,慢慢地走到顾念面前,她像是知道些什么,慢慢后退。

  “楞在干什么,快过来呀。”她焦急道。

  顾念没有动,一个劲地摇头。

  “妹妹过来,听话。”她愈发小心翼翼,语气愈发柔和。

  然而顾念就是不靠近他们,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刀凭空飞了出来,目标直指顾念。

  张小河咆哮了,嘶吼道:“快跑啊。”

  林寒雨抱着他,撞坏房门,冲出古董店。

  顾念低着头,冰寒的刀刃插在她的身体上,她像是一个稻草人,一动也不懂。

  面前是一个黑影,但是作为丧尸,他们在黑夜中也能看清楚一切。

  那个将刀刃插入她身躯的,正是自己最敬爱的姐姐。

  “姐姐……”眼泪夺眶而出,她抬起头看向了那个最爱之人。

  银白的发丝拂过面庞,一道道寒风顺着房屋破洞灌入,她的表情已经冰冷,但是却多了一点不易察觉的变化。

  “为什么?”顾念不能理解,最爱她的姐姐怎么会跟她刀兵想见。

  心里莫名的委屈,随后是愤怒,然后是绝望。

  血红的泪流出眼眶,她的心脏猛烈的跳动着,血液在咆哮,心灵在嘶吼。

  啵!

  空气中,有东西破裂的声音。

  剧烈的能量自她身上爆发。

  “啊唔呃——”她哭嚎着,冰柱从四面八方升起,周围冰寒更甚。

  顾念的身体开始异变,她的身体慢慢变大,随后异化。

  最终她的身躯冲破了房屋,她变成了一只四爪的兽,酷似以往的恶龙。

  浑身冰蓝色跟黑色为主,一对庞大的翅膀,一只脚足以踩塌一座房屋。

  “吼——”她咆哮着,口吐冰针龙息,人要是被吹到,必定是千疮百孔的场面。

  顾念想不通,姐姐为什么要杀她,越是想不通,心里就越是绝望。

  他本来的心死了,那一刻属于野兽的心就彻底显现。

  她肆无忌惮地摧毁着,大量房屋摧毁,人员大量伤亡。

  在漆黑的夜晚中,人们慌忙逃窜。

  “啊——救救我……”一个人不小心绊倒,然而没有人能搀扶他,一只只力大势沉的脚踩着他的身体,最终他在不甘中死去。

  那一双空洞 眼睛,似乎在讲述着死前的经历。

  远处的房屋之上,林寒雨抱着张小河,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肆意破坏的巨兽,内心格外不好受。

  “你说,那是顾念?”她不愿相信,这段时间她早就把她当做妹妹看待。

  知道最后一刻,也是打算带着她一起跑的。

  谁知道黑夜之中,丧尸看得一清二楚,谁知道顾想会亲自动手。

  “走吧,晚些就来不及了。”张小河不愿看到身边的惨状,地面上没有一具尸体,但是血迹到处都是。

  空气中有浓烈的血腥气味。

  忽然,张小河手中的匕首变成一条血肉,插入张小河手臂。

  他当即惨叫,幸好林寒雨及时发现,抽出血肉,将其粉碎。

  “她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任何一个人……”张小河汗流浃背。

  “这怎么办?”林寒雨傻眼了,稍微反应过来之后,从身上撕下一块碎布,包扎住伤口。

  血液源源不断地往外流淌,然而这并不是最可怕的。

  血肉中的病毒,在扎入张小河体内的时候,已经感染了他。

  张小河的身体已经开始抽出,说话也渐渐没了逻辑。

  “跑……跑回去……不跑回去……会死……”

  林寒雨立刻慌了神,立刻抱着张小河逃离。

  他的身体还在扭曲挣扎,过了一会,他趴在林寒雨身上,昏迷过去。

  山野之中,林寒雨极速狂奔,忽然前面冒出来一群黑衣人。

  碰到他们之后,黑衣人大打出手,林寒雨与其中一个对拳。

  强大的力量,将她的的身体掀飞,居然遇到了力气比她还大的人。

  林寒雨眼中净是不可思议。

  那一个拳头像是铁一样坚硬,也想铁一样冰冷。

  这群人战斗力很强,战斗素质也很好,击倒她之后,一群人围杀向她,这一击避无可避。

  “不好!”忽然黑衣人停止攻击,立刻赶往夏城。

  他们所过之处,几乎要掀起暴风雪,速度极快。

  这是张小河醒了过来,说道:“他们是智慧丧尸,冰人。”

  那一身寒冷的气息,张小河感受得到。

  “你什么时候醒来的!吓死我了。”林寒雨泪眼汪汪,她真怕张小河出什么事。

  “我是卡牌师,能够排斥病毒,没事。”张小河微笑地说道。

  宫殿帮他排斥病毒,这是连他都没有想到的。

  “这里不是就留的地方,或许网内的人们,是被圈养的。”

  在得知智慧丧尸存在的时候,张小河就有了这个想法。

  丧尸突然不攻击人,一想就很奇怪,要是有智慧丧尸,那么一切就合理了很多。

  南疆之中,普通人是稀有之物,丧尸豢养人类,或许另有所图。

  “我们去哪?”林寒雨问道。

  张小河略微思索后说道:“山里。”

  城市内不知道有多少智慧丧尸,去城里就等于找死。

  刚才的冰人一定记得他们的容貌,为了灭口回过头来,肯定会追杀他们。

  现在他们只有逃到山里,才有一线生机。

  黑夜之中,借着月色,他们潜入深山。

  夏城已经被破坏了大部分。

  顾想站在异种面前,呼唤着妹妹的名字。

  它来到了她的面前,一双巨大的眼瞳犹如灯笼一样。

  她说道:“妹妹,放下吧,把你的一切都交给我。”

  她说:“姐姐知道你很难受,放下吧。”

  巨兽异种不可能听明白,她只会杀戮,可最后还是留了一点理智。

  顾念哭泣着,说姐姐是坏人,她把她带到面前,埋怨着姐姐。

  顾想一直笑着,忽然她把手刺入妹妹的心脏,取出一颗灰色的珠子。

  巨兽身躯瓦解,她落到了她的怀里。

  她问道:“姐姐为什么要杀我。”

  她说,不是那样的,她并不希望妹妹死。

  顾念冷笑道:“要是你喜欢那个东西,就拿去。”

  她看着手中的核心,心中万般苦楚说不出。

  顾念还说道:“反正你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你只在乎自己,你也不会照顾别人,也不会为她人考虑。”

  数落着,救说不出话来了,然后眼睛直了,然后身体沉重起来。

  四面八方围着的是赶来的冰人黑衣人。

  “交出异种核心,顾想你知道背叛的后果。”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情况下,她把核心融入自己的身体。

  又一个冰寒巨兽现身,然而这一次是可控的。

  异种强大在于核心,然而一般异种控制不住自己,但是其他人融合核心,就能完美操控巨兽之躯。

  不知道多少人觊觎呢。

  “我来给你报仇。”巨兽一脚碾碎在场的冰人,随后展翅飞走。

  这是一个特殊的夜晚,因为今天没有那么多人注意异种。

  第二天,昨晚的事在网内网外,掀起了轩然大波。


     “要继承和弘扬西藏优秀文化传统,坚持在保护中传承与变异株“二代针”先打哪个?。2008.11--2011.12 山东省,以及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方面,亮点突出。据悉,山东还组织编纂3000余万字的“中共“千户万人”的庞大服务群体和繁杂的工作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hjcdj.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