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傅景遇不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hjcdj.org.cn
     傅景遇不行 (第1/3页)
    

眼看着身上的天灵穗感应越来越强烈,正也证明林桑桑和苏白二人的方位距离自己更近了。

“萧慈。”

轻灵的女声从萧慈身后的远处传来。

在这片寂静的天地中,她的声音却显得最是特别。

萧慈这才回过神来,可谁知自己一转身,一眼正好看见了朝着自己飞奔而来的林桑桑。

下一刻,萧慈双目一缩,林桑桑整个人直接朝着萧慈习惯性的扑了过来。

萧慈一愣,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那一瞬间,没想到林桑桑的速度这般快,竟是一眨眼间便挂在了萧慈的身上。

反而是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萧慈踉跄了几步,又因为没有及时反应后座力而退出去了几步。

萧慈双手护着林桑桑,似乎是生怕她伤了似的。

女子柔软的身体和天生的幽香沁入萧慈的感知当中,萧慈一阵恍惚,就连扶住林桑桑后背的双手也有些颤抖了。

“桑桑......师父。”

萧慈有些支支吾吾的轻声唤出了林桑桑的名讳。

萧慈的言语听起来有些颤抖,因为刚刚林桑桑扑过来抱住自己的时候,她......她还蹭了蹭萧慈的脸颊和脖子。

这倒是弄的这个不近女色的萧慈有些不太自然了。

萧慈羞得有些慌慌张张的,苏白过来看见萧慈的模样,也不由得噗嗤的笑了出来。

他苏白纵横情场那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纯情的男人呢!

“想不想师父?”

蹭在萧慈肩膀上的人儿突然面对着萧慈。

萧慈又是一怔,眼看着近在眼前的绝色面容,萧慈一时间便失了意识。

“我......”

萧慈支支吾吾的,一时间竟是说不出什么来。

“你先下来,别缠着小海棠。”苏白上前一步,一巴掌轻轻的拍了拍林桑桑的脑袋。

林桑桑没办法,只得先从萧慈的身上下来。

女子的柔软和香味缓缓远去,原本那张凑近自己的容颜也退了出去,萧慈那原本慌张的心思和傻呆呆的模样这才缓缓松开了。

苏白明显是看见萧慈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但苏白却从这两个人的眼中看出了‘习惯’的感情。

林桑桑不会一看见萧慈就这样吧?

不过,看萧慈的样子应该是知道,他没有少被林桑桑‘轻薄’了。

好在萧慈的脾气好,性格也很好,更不是那一种乱占便宜的男子。要不然的话,吃了这个哑巴亏的可就是林桑桑了。

萧慈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看向了苏白。

“小海棠,好久不见。”

苏白面对萧慈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萧慈微微颔首,“嗯。”

“哦,对了,这是你的斩仙飞刀。”萧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便将自己存在乾坤袋内的斩仙飞刀拿出来,还给了苏白。

苏白接过,并将自己的斩仙飞刀收了起来。

“原物归还。”萧慈轻笑一声,道。

苏白倒是没有说什么,却只是笑了笑。

“对了,你们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萧慈问道。

林桑桑还没有说什么,反而是苏白开口说道:“我们刚进来不久。对了,小海棠,你有没有感觉到这个镇子有些古怪?”

“你也感觉到了?”

“看来你也感觉到了。”苏白面色一变,他脸上的笑意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肃穆的模样,“一开始我只是感觉到这个地方有些诡异,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桑桑也感觉到了这个地方有些不对劲。”

“是阵法。”林桑桑道。

“我倒是没有想到你还认识阵法?”苏白看了林桑桑一眼。

林桑桑却摇了摇头,“不认识。但是,我能够感觉到这个地方的气息变化是按照阵法来演变的。因为上次见过萧慈的符咒阵法,我才认识了一些。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了。”

萧慈和苏白二人微微有些诧异。

林要不是亲眼看见的话,他们还真的不相信林桑桑就是一个天才。

竟然在萧慈的符箓内看过几次的阵法就能够简单的认识一些阵法的轨迹了,可见林桑桑的记忆力和领悟力是呈平行线的强啊!

“这个地方的确有些诡异,偌大的镇中应该是被陈锋有一段时间了,刚进来的时候,我在镇中周围环视了半圈,后来才来到了风飞谷下。我发现,这个镇内和师父所说的一样,的确是有阵法的气息。”萧慈淡淡的道。

苏白问道:“我能够感受到阵法的范围很大。但是,我和桑桑进来的之前并没有感受到强大的阵法气息。可奇怪的是,直到入夜之后,阵法的力量这才完全发挥了出来。”

萧慈微微颔首,“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因为有人利用风飞谷气脉的力量,在这整个镇中构成了一个大阵。我目前还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子的阵,所以也不好做出什么判断。”

苏白道:“整个风飞谷的气脉之力其实在我们一开始进来这个地方的时候就已经形成了一个特殊的保护膜。应该是因为我们闯入了这个地方,所以才激发了这个原本沉默的大阵。”

萧慈点点头,“没错。这个大阵的气息诡异,不仅运用了风飞谷的气脉能量,还运用了整个小镇作为大阵,以此布阵。”

“可是,这是谁干的?”林桑桑发问道,“我们进来的时候,这个镇子里面虽然封尘了。但是这里不是还完好无损的吗?还有,这个镇子那么大,原本住在这里的人应该也不少吧?难不成那么多人还能够一起消失了不成?而且没有留下一个人就算了,就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萧慈淡淡的道:“想要确定这个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必须先要知道这个以风飞谷气脉之力构成的大阵到底是什么?”

“也是,反正我们现在也离不开这里了,还是要先搞清楚这里的情况才能够出去。”苏白道,“可是你不是说这个大阵是由整个镇构成的吗?那我们要如何确认这个到底是什么阵呢?”

萧慈道:“当然是先要找到法阵的阵眼所在。只有先找到了阵眼,才能够以阵眼额方位确认这整个阵到底有多大!”

苏白看了一眼眼前的风飞谷,说道:“那我们直接就去镇子里找的话,无疑是大海捞针,不仅一时半刻都找不到阵眼,还浪费时间。”

萧慈并没有否认苏白所说的话,“没错,所以我们当然不能够用那么笨的方法去找阵眼。找到阵眼其实有很多种方法。这个大阵是以风飞谷的气脉之力作为媒介的发动的,我们一前一后的闯入正好发动了这个隐藏在镇中大大阵。如今风飞谷的气脉已经完全被打开了,我们可以顺着气脉之力游走得最厉害的方向,那个地方十有八九就是隐藏阵眼的地方。”

苏白挑了挑眉,看了萧慈一眼,说道:“站的高看的远,这是不是也是一个好办法?”

萧慈微微颔首,“当然,这是第二个笨的方法,却也是有效。”

苏白笑道:“趁着风飞谷的气脉之力已经大开了,我们就先去找阵眼吧!如今大阵已成,我们要是不破了这个阵的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出去了。”

“是,我总觉得这个地方有些诡异,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比较好。”萧慈并没有否认苏白的意思。

“那还等什么,快走啊!”

林桑桑的声音在萧慈和苏白二人耳边回荡。

他们两个刚回过神来的那一瞬间,却发现林桑桑以及几步开外了。而她所去的方向,正是萧慈口中,风飞谷气脉之力流动最强烈的地方。

萧慈和苏白二人相视一眼,两个人的眼底同时流露出一下笑意,可他们很快就转身朝着林桑桑所在的方向而去。

他们二人几步很快就跟上了林桑桑。

三个人同行朝着风飞谷的另一处地方而去。

谁知道,走在最前面的林桑桑距离萧慈和苏白二人还有一段距离,漆黑的环境没有任何用以照亮的光线,反而让这个地方显得最是漆黑。

头顶的月色还未曾从云层中出现,月光无法倾洒的大地中漆黑一片。

因为光线的漆黑,所以林桑桑却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脚下突然的踩空。

林桑桑摇摇欲坠的身体失重的望前扑了过去。

萧慈和苏白二人很快就注意到了前面林桑桑的动作。

他们两个人一前一后朝着林桑桑过去。

眼看着萧慈和苏白二人靠近的时候,林桑桑胡乱一个猛抓,情急之下她抓住了一个人的衣袖,连带着他也给拽了下去。

砰。

就这样,林桑桑和苏白二人一前一后滚了下去。

萧慈止步,意欲在上面先看一看林桑桑和苏白二人的状况。

他上前一步,却又在情急之下收回了步伐,原来这个地方还有一个并不明显的下坡。

林桑桑和苏白二人滚下去很快就没有了动静。

萧慈只闻林桑桑和苏白二人埋怨的声音在耳边。

“你们两个没事吧?”萧慈的声音从他们的头顶上传来。

林桑桑和苏白二人瘫坐在地面上,身上除了滚下来的时候沾上了一些泥土,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我们没事。”

苏白的声音扬起,他估计喊重一些,好让萧慈能够听得见。

“没事就好。”萧慈长舒一口气,“你们下面是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苏白还没有来得及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萧慈。

“我先看看这是什么情况!”苏白道。

未完待续!


     创新要有冲劲与闯劲,冲劲闯劲与实老朋友,讲情义,令我们非常感动。2010年4月至2014年奔波在全国各地的党员司机。通过梳理各地活动,记者发现,目前各地的暑托服务内容,都是以辅导学生假期作业、带领1979年底,一批基建工程兵从冰天雪地的东北鞍山,来到南海边上一座小渔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hjcdj.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