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武皇叙叙旧(求订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hjcdj.org.cn
     和武皇叙叙旧(求订阅) (第1/3页)
    

葬神山。

此时天色已大亮,零星的阳光穿过茂密的枝叶射入林中,光束透过薄雾将这片充满危险的土地点缀得煞是好看。

夜阳和白瑾一前一后的在林中行走着。

白瑾走在前面,她似乎很熟悉这片森林。夜阳跟在后边,看着前面婀娜的白色身影,夜阳此时心里有些犯难。回去怎么跟爷爷和老爹解释啊?自己三年没回去,一回来竟然带个姑娘进家,他们一定会想歪的。他很奇怪自己怎么会那么在意别人看待白瑾跟他回府的事情,以前在将军府,在皇城包括在赤府,他从来都是我行我素,除了妹妹夜萱外他什么时候在意过别人怎么想了。

“铛铛铛~~”远远地有兵器交战声传来。

夜阳收起思绪,停下脚步倾耳听去。

“我们已经到了葬神山的边缘,这里有修士互相残杀,很正常的。”

白瑾看到夜阳没有跟上自己,也停下脚步解释着。

“呵~人们常说妖兽凶残,其实我觉得,人!才是最可怕的。”

夜阳轻语。

他没再关注远方的打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迈步向白瑾走去。

白瑾被夜阳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弄得愣了一下,眼前的少年只是十六七岁的样子,说出如此老陈的话来,让她有些奇怪,这个少年究竟经过些什么,心态怎么像是看透了这世间的百态一般。

夜阳没有注意到白瑾表情的变化,他随手拔下一根青草叼在嘴里,然后双手插在上衣兜里,像是一个在游玩的公子哥,晃晃悠悠的经过白瑾身边。

看着他那副有些散漫的样子,白瑾不禁莞尔一笑,那笑容美得令这世间黯然失色,只是可惜没人看见。

“剩下的路我来带!”

夜阳走在前边,嘴里叼着青草,口齿不清的对白瑾说到。

白瑾没有回答,她默默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眼中一丝复杂闪过,然后转头迈开脚步,朝夜阳的方向走去。

“哥,你快走~~”

“啊~~混蛋,老子跟你们拼了~~”

“哥~”

几句零碎的女孩声音和一个暴怒的男人吼叫声传来,远方的厮杀像是有进一步的加剧。

这声音传来后,白瑾看到慢悠悠走在自己前面的夜阳身形明显顿了一下,然后又慢悠悠地自顾自继续走着。

“哥,哥~”

“你别管我,你先逃,听话!”

远处女孩和男人的声音再次传来,很明显是一对兄妹遇上了强敌,这个哥哥像在断后,在保他妹妹的离开。

这次夜阳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继续慢悠悠的在白瑾前面边走边晃着。

白瑾跟在后面,两人默默地向葬神山的出口走去。

“啊~~”

“妹妹!!!哥哥没用,哥哥没用,你怎么这么傻啊,啊~~~都死吧~~”

“铛铛铛~~”

一声女孩的惨叫声后,男人那泣血与发狂的声音传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女孩的声音,唯有男人的嘶吼与兵器激烈碰撞的声音。

“那个女孩应该没走,她…”

白瑾轻声说着,像是在自语,但她还没说完,前面的夜阳已经消失不见,她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疾驰而去。

“终究还是没忍住呀!”

白瑾轻叹。

离葬神山出口不远的地方。一个身体壮硕,眉毛浓重的壮汉浑身浴血的双手持着一根铁棍跟三个黑衣男子不要命的厮杀着,另外有两个黑衣人在不远处面无表情的观战。

四周横七竖八的散落着十几具尸体,大部分被杀的人都穿着壮汉一样的服饰,仅有的两具黑衣人尸体已经破烂不堪,很明显是被壮汉的铁棍所斩杀的。在壮汉的不远处,一个满脸是血,腹部被洞穿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女孩尤为明显。

“走吧~他很快就是一个死人了。”

观战的一个黑衣人,看到壮汉明显已经力竭已是强弩之末,他对身边的同伴低声说。

另一个黑衣人点点头,两人转身朝葬神山的深处走去。

“轰~”

一声巨响传来,正在围杀壮汉的黑衣人中一人突然被击飞了出去。

壮汉此时摇晃着身体,眼看就要倒下。

“铛”的一声。

壮汉将自己的铁棍猛地插到地上,他扶着棍身的双手止不住的在颤抖,他强撑着没让自己倒下。他的视线里一片血红,他模糊的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为自己化解一个黑衣人致命的一击,并将另一个黑衣人击飞。

之前正欲离开的两个黑衣人此时也停下脚步,他们用戏虐的眼神看着突然出现的白色身影。

“救,救,救救,我妹妹!!!!”

壮汉盯着白色身影,艰难而断断续续的说,此时他的瞳孔已经放大,视线已经模糊,他强撑着不倒,用仅存的意识向那个白色身影求救。

“自己的妹妹,自己救!”

白色的身影看都没看壮汉一眼,冷冷地说。

壮汉听言,他的瞳孔猛缩,他原本正冷却的血液突然产生一丝温度,力竭的身体再次挺起。他的眼睛恢复了焦距,这时他看清那个白色的身影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

这个少年必然是夜阳,他就像白瑾说的一样,最终还是没能忍住。

原本他以为自己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也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夜阳最受不了的是妹妹被人欺负,他体会过妹妹对哥哥深深地依赖,那是世界上最温暖的依赖,所以他绝不允许哥哥和妹妹生死相离,哪怕是别人的妹妹也不行。

夜阳冷眼看着对面的几人,此时之前被击飞的黑衣人已经重新归位,三个黑衣人小心的向突然杀出的人围了过去,这三个人跟他的修为同样都是筑基中期。夜阳目光中透着彻骨的寒意,跟之前吊儿郎当的样子判如两人。

“杀~”

黑衣人不敢托大,三个人也不多言其他默契的持剑同时冲向夜阳。

夜阳身形一动,在三人冲向自己的时候,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在旁观战的一个黑衣人的眉毛此时不由得一跳,心中暗自一惊,这个突然杀出来的年轻人的动作好快。

三个黑衣人的剑斩在残影上,他们心头同时不由得一紧。这时夜阳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三人身后,他不等几人反应,大拳挥出,一股巨力在破风声中朝着中间位置的黑衣人袭去。

“轰~”

伴着胸骨碎裂的声音,一个人影像颗炮弹一样飞了出去。

“呜啊!!!”

被打飞的黑衣人滚落在几丈外,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时嘴里突然大口喷出一口鲜血,然后直挺挺地再次倒了下去,没了生息。

一个筑基中期修士被一拳秒掉,这力道由此可见多么可怕。

夜阳此时自己心里也有一些懵,刚才的一击是他含怒出手,算是用了全力,但他没想到竟然一拳就将对方给弄死了,他不禁怀疑对方是否真的和自己在同一个境界。在赤府三年里,他也不清楚自己真实的战力。因为夜阳没有遇到过比自己修为低的人,赤府里除了他这个唯一的弟子外,里面其他人修为都深不可测,夜阳每次都只有被虐的份。

剩下的两个黑衣人心中大惊,其中一人连忙往后急退,拉开与夜阳之间的距离;另一人刚从同伴被秒杀中反应过来,一只大手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这人慌乱中挥剑想要做垂死挣扎。

“咔嚓”一声喉咙被捏碎的脆响。

夜阳利索的掐断了黑衣人的脖子,没去看一眼手中已死的人,他盯着另一个逃出的黑衣人,甩手将尸体抛下,然后没有一丝迟疑,身影一动便冲了出去。

三息的时间,两个黑衣人先后殒命,这让后面赶过来的白瑾也吃了一惊,她没想到之前还在自己面前人畜无害的少年人竟如此的杀伐果断。

“啊!!”

一声惨叫再次传来。

只是一个照面,夜阳对面的黑衣人痛苦的哀嚎。

夜阳一拳带起的罡风击碎了黑衣人的剑势。剑身四分五裂,几个碎片洞穿了他的身体包括心脏。黑衣人的眼中充满不可思议,然后眼前一黑,身体重重地栽倒。

夜阳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然后转头朝一旁观战的两个黑衣人冷眼看去。

夜阳从一出手时就知道,这两个黑衣人都有结丹中期的修为,整整比自己高了一个大境界。但自己既已插手,已然跟这些黑衣人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到你们了!!”

夜阳看着两人平静地说。

其中一个黑衣人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多少年了,还是第一次有筑基期的小辈在自己面前说出如此狂语。正当他准备出手教训眼前的狂妄少年时,他身边的另一个黑衣人先他一步走了出去,显然和自己一样也被气到了。

“你这是在找死!!”

走出的黑夜人冷眼看着夜阳,低声说。

“废话那么多!!”

夜阳撇撇嘴说,然后身形一动,直取这个黑衣人。

“嘭”

夜阳的拳锋被黑衣人看似不经意的一掌直接化解。掌拳交接发出一声巨响,夜阳被弹回十余丈,他的双脚在地面拉出两道深深地划痕,而黑衣人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就这点本事吗?你怕是…”黑衣人正想嘲讽几句,还未说完,他便看见夜阳再次冲了过来。

“嘭嘭嘭”

两人连番激战,声爆声不断。

夜阳不断变换身形拳脚齐出,黑衣人原本站在原地寸步未移只是化解夜阳的进攻,慢慢地黑衣人越来越心惊,眼前的少年越战越勇,他已经被逼退几个身位。这特么还是一个筑基中期的修士吗?黑衣人不得不开始使出全力。

“嘭”

黑衣人转守为攻,夜阳再次被击出十余丈远,此时他的衣服有些破烂,嘴角也溢出血渍。

“好,痛快,再来…”

夜阳全然不顾的再次冲了过去。

“呜啊”

随着一声巨响,黑衣人发出一声惨叫,出人意料的飞了出去。夜阳站在黑衣人原来站的地方,他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柄黑色古朴大刀。几丈外黑衣人的右臂已经炸裂,正发出撕心的嚎叫。

趁你病,要你命。

这么好的机会尽在眼前,夜阳岂会放过。他挥动大刀,纵身跃起,朝着黑衣人劈了过去。

就在他逼近黑衣人,将要一刀劈下时,夜阳感到一股危险从侧面向自己袭来,他立即收起对黑衣人致命的一击,本能的改变刀锋,护住自己的侧面

“轰”的一声。

一股巨力正中刀身,夜阳被这突然而来的力量击飞。

夜阳连续撞断几棵碗口大的树才停了下来。他从地上爬起,喷出一大口鲜血,好在关键时候,他用刀身护住了要害,只受了一些内伤。

“嘿嘿嘿”

夜阳满嘴血迹,盯着突然出手的人低声轻笑着。这个下黑手的人正是另外一个结丹中期的黑衣人。

这个黑衣人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被废掉右臂的同伴,然后看向夜阳,脸上完全没有偷袭一个后辈该有的觉悟。此时黑衣人心里很奇怪,自己全力的一击纵然被那少年用刀身抵消掉一部分,但这个少年绝不该只是吐一点血,受一些内伤那么简单,一种直觉告诉他对面这个少年需要全力以赴。

白瑾远远地看着夜阳,眉头不由轻皱,她感觉到夜阳身上正散发出的浓重杀意,她知道夜阳和那个黑衣人之间必要将要死一个,她心里有一种感觉死的那个人将会是黑衣人。

“杀”

夜阳仰头一声狂吼,跟着身影一动,挥刀冲向黑衣人。

“铛”

黑衣人的手中也出现一柄长剑,刀剑相击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仅仅只是一招,夜阳感到手臂巨颤,虎口已被震裂。对方高出自己整个一大境界,且全力出手,这力量真不是盖的。纵然如此,夜阳心中毫无惧意,他玄力全开,像个疯子一般不要命的挥动手中的黑色大刀,一刀又一刀的劈出。

黑衣人被打出真火,迎着夜阳,同样大开大合的全力迎战。

“铛铛铛”

双方你来我往的战了几十个回合。黑衣人此时心里已经泛起惊涛骇浪,他感觉有些不真实,一个筑基中期的少年竟然能够跟自己战到现在!而且还有越战越勇的趋势,让他这个结丹中期的修士情何以堪。他原本想自己全力以下,最多十息就能将这个少年斩杀于剑下,然而现在两人已经战了一盏茶的时间。最让他憋屈的是,他发现自己竟一时也杀不了眼前这个少年。

“铛铛铛”

一百多个回合杀下来,两人依旧没有分出胜负。

夜阳气喘如牛,面色惨白,体力透支的很明显。但他的速度与力量却丝毫没有减弱。黑衣人越打脸色越发难看,忽然他像是意识到什么,他身形一闪退出战圈。

“混帐东西,你在拿我磨刀!!”

黑衣人狰狞地冲着夜阳大吼,这种被当成磨刀石的感觉令他愤怒。

“现在才反应过来,哈哈哈哈!!!!你真是蠢的可以,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修行的!”

夜阳随意的将黑色大刀扛在肩上,看着一脸恼怒的黑衣人狂笑着说。

黑衣人哪受得了这样的侮辱,他周边气流开始紊乱,手中的长剑变得有些轻颤并发出一声声剑鸣,在他全身玄力的催动下,长剑像是急不可待的要去饮血。

夜阳此时眼睛微眯,看着黑衣人将要发出的蓄势一击,他的表情显出前所未有的慎重。这一剑如果接不下,那么他可能会死。很快,没等夜阳多想,黑衣人已经冲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他滔天的杀意。

“轰”

黑衣人从空中俯冲而至,夜阳站在地面挥动黑色大刀也朝着黑衣人斩去。刀剑相击,又是一声炸响传来。

在黑衣人全力的一击中,夜阳站在原地寸步未移,他口鼻耳眼溢出了鲜血,脚下的大地已龟烈。以两人为中心产生一个巨大的气浪向四周卷去,周围一些树木被拦腰折断,一些灌木被连根拔起。

“啊啊啊”

黑衣人一击未果,他并未停歇而是嘶吼不断连续挥出数剑,每一剑都是他含怒全力出手。

此时夜阳只有被动防御的份,在抗住黑衣人的全力的三招后,夜阳渐显颓势,之后黑衣人的每一击他脚步开始后退,从后退一步到三步四步…

夜阳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头发也已散乱批下,满嘴都是鲜血。一个大境界的差距,让他感到力不从心,同时有种在生死之间痛快淋漓的感觉。

“你的极限只能到这里吗?”

白瑾还是远远地看着战局的进行,不禁轻声低语。

夜阳面对两个高出自己一个大境界的修士,能够出其不意的斩掉其中一人的胳膊,再拿另一人来磨刀,再到现在能在对方毫不保留的对攻中一直坚持不败,坚持不逃。这让白瑾对夜阳变得另眼看待。她心中清楚,能够越级挑战的修士并不是没有,但通常也只是在同一个大境界里发生,之前的壮汉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能与三个筑基中期黑衣人久战而不死,已经算是天才了,而那也只是与对方差了一个小境界。现在夜阳表现出的战力算什么?几乎就没听说过。面对夜阳表现出的奇迹,白瑾不由得有些期待起来。

“嗯?”

一股气息打断白瑾的沉思,她柳眉轻皱,看向远处正在被黑衣人杀得步步后退的夜阳。

“这气息?”

白瑾盯着远处的夜阳,轻生自语,而她原本平静如同湖水的眼眸越来越亮越来越亮。

同时正准备给夜阳致命一击的黑衣人也察觉了异样,一股气息从夜阳身上蔓延开来,而且越来越明显。他有一种不妙的感觉,心中不由得一紧。

“嘭”

还没等到黑衣人完全反应过来,一声闷响从自己的手臂传来,然后一股力量迅速传遍全身,他能感到自己的一只手臂应该是没了,同时眼前的画面在快速往后退,然后自己的身体被狠狠砸在一棵大树上。

“噗”

黑衣人摔在地上,嘴里喷出雪雾。他不可思议地看向夜阳,他那原本涣散的双瞳骤然紧缩,满脸骇然。此时的夜阳像是变了一个人,他的目光冰冷,刺骨中透着令人胆寒的无情。而最显眼的是,夜阳的眉间竟然浮现出一个模糊的红色剑痕印记.

“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黑衣人艰难地问出一句。没有人回答,他看到夜阳的身影在眼中快速放大,紧接着自己的头颅好像离开了身体。

“呼呼呼”

夜阳喘着粗气,看着眼前没有头颅的身体,他眨了眨眼,然后轰然倒下。


     强调,保持民族地区、边疆地区稳定和发展,是一个很大的政治、很日电 近期,相关主管部门整治不良粉丝文化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央视网消息: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位于福建省三明市建宁县的圳头村,这片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完成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 物业不得将人脸识别作为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约1337.15亿元。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hjcdj.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