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往无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hjcdj.org.cn
     一往无前! (第1/3页)
    

面对怒不可及的恒古,阿保机不敢大意。

阿保机正要亲自去会一会这位猛将,阿古只已率先冲上前去,来到那人面前,喊道:“你个老家伙乱叫什么?看你已经一大把年纪了,可不要无端死在小爷我的锤下,还是赶快回去,叫你儿子来与小爷对阵吧。”

恒古不屑地看了阿古只一眼,道:“小娃娃,赶快回去,让昨晚狂呼乱叫之人前来送死。”

阿古只一听,仰天狂笑,道:“小爷我一嗓子就将你乌古人吓得屁滚尿流,疯狂逃窜了一夜,凭你胡子拉碴的老东西,也配与小爷对阵?”

恒古大怒,喝道:“乳毛未蜕的娃娃,既然你非要前来送死,那就报上名来吧。”

阿古只并不知道,战场上,两军阵前,还要自报名号,仍然嬉皮笑脸,道:“你老东西叫啥?等你老东西死了以后,我阿古只在祭天的时候,好超度你的亡灵。”

恒古仰天大笑,傲慢地说道:“我乃乌古大将军恒古是也。小娃娃,原来你叫阿古只呀,小心啦。”

恒古说着,拉开架势,挥舞手中骨朵,向阿古只砸了过来。

阿古只见恒古长得凶狠,又是乌古的大将军,料这恒古可能有些本事,不敢大意,举起骨朵迎了上去。

两马相交之际,两只骨朵猛然砸在了一起。

一声爆响,阿古只只觉得两臂一震,顿时酸麻无力,手中的骨朵也些些脱手,暗叫不好,心下不由惊叹道:这老家伙好大的力气。

场外观阵的阿保机和敌鲁看得真切,担心阿古只有失,双双催马加入了战团。

骨朵撞击之声不绝于耳。

恒古力敌三人,毫无惧色,大气不喘,哇哇大叫,越战越勇。

阿保机此生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了得的对手。

阿保机想试一下恒古究竟有多大力气,轮到自己与恒古对战时,使足了浑身力气,向恒古的骨朵砸去。

两个骨朵砸在一起,阿保机的耳鼓被清灵灵的脆响猛然间震动,呜呜鸣叫起来。

恒古更是惊异,勒马叹道:“小小年纪,竟然有此等力度,少年可为呀。老夫像你这般大的时候,绝无这般力气。你叫啥名字?”

阿保机打心眼里佩服恒古,都这般年纪啦,精神丝毫不减。

阿保机抱拳答道:“阿保机领教老英雄的功夫啦。”

述律平想到,已方的人长途劳顿,此时皆已疲累不堪,饥肠碌碌,若继续缠斗下去,对已方不利。

述律平偷偷摸出两支箭镞,弓呈满月,趁恒古与阿保机说话之际,偷偷射了出去。

恒古正与阿保机说话,猛然听到弓箭声响,知道有人用暗箭射他,急忙将手中骨朵一扬,撞飞了一支猛箭。

令恒古没有想到的是,向他飞来了一前一后两支箭,他撞飞了一支,另一支却正中他的大腿。

恒古哇呀大叫一声,不敢恋战,拨马向己方阵内逃去。

原来,在恒古大战之际,原本溃逃的乌古兵士,看到他们心目中的战神拦住了契丹人,又见契丹人马并不多,便停了下来,渐渐聚集成军阵,观看这场难得一见的打斗。

看上去,乌古人马仍在五百人左右。

阿保机立即明白了述律平放冷箭的原因:如果乌古军队不是观战,一起呼啦啦冲上来,那可就麻烦了。

双方虽然都是疲军,但契丹军队的疲累程度要重于乌古人。

一旦交手,谁胜谁负,可就难说了。

此时,乌古兵士看到恒古负伤退却,并没有冲上前来混战,而是拥着恒古,继续向北逃去。

挞马军紧追不舍。

很快,乌古军突然转向向东,再次遁入山林。

敌鲁和阿古只正要追赶,被阿保机制止了。

山林不同于草原,视线受阻,不确定因素太多,贸然闯入,极易遭伏。

挞马军下了马,躺在草地上喘息。

敌鲁非常感谢妹妹述律平的那一箭。

敌鲁已经感觉到,恒古的骨朵越来越沉重,若继续与恒古缠斗下去,不定哪一次,就接不住恒古的骨朵了。

阿保机当时看的真切,述律平的第一支箭是射向恒古胸部的,此时不由得瞅向述律平,正要埋怨几句,又想到,这是战场,不是比武场,出手当然越狠毒越好。

能将恒古射杀,乌古军队立即就会崩溃,当然再好不过。

这时,述律平凑上前来,担心地说:“我仔细观察了,乌古莫贺弗达林并不在军中。”

阿保机猛地坐直了身子,惊奇道:“难道乌古人分兵啦?”

曷鲁摇头道:“乌古人总共八百人马,被我们一路追赶,杀掉不少。乌古刚才聚集的人马,应该就是他们的全部兵力了。想那达林,一定担心战败被杀,带着卫队在开战前便躲起来了。”

敌鲁也感觉到了刚才情形的严重,唏嘘道:“幸亏达林不在军中。刚才,如果他在军中,指挥人马冲杀过来,恐怕现在仍在混战。”

阿古只嚷道:“想那达林,连待在军中的胆量都没有,哪有指挥军队冲杀的本领。”

众人皆大笑。

众人饥肠辘辘,起兵时所带的肉干,也早已用尽。

曷鲁派斜涅赤带人到附近去寻找牧民的羊群。

阿保机对斜涅赤说:“斜涅赤,往后打草谷的事就交给你了。”

斜涅赤应了一声,挑选了几名兵士,离队而去。

原来,契丹军队行军打仗,从来不带粮草。

他们是骑兵,行动迅速,即使准备了粮草,也根本跟不上军队的行军速度。

所谓的打草谷,就是大军行到哪里,用强杀沿途牧民的牛羊来解决军队的吃饭问题。

谁家若是遇到了军队,只有自认倒霉。

乌古军队已逃入山林,若到山林去搜寻,极易受到乌古人的伏击。

而己方兵力仍然不及乌古的多。

己方远道而来,乌古却是在本土作战,占尽了地利。

斜涅赤不负众望,很快赶来了肥羊,还拎来几口大铁锅。

契丹人论杀羊煮肉的本事,个个都是能手。

但要等将羊肉煮熟,仍需一段时间。

而挞马军已经一昼夜没有进食,实在饥饿难当。

阿保机下令,将羊肉切成薄片,放进沸水锅中,肉片即刻能食,并且鲜嫩无比,更加好吃。

这无意间的一次创举,竟然发明了后来被称为涮羊肉的美食。


     ”2021年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议程”对话会上,“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目标持续迈进令人赞叹。青少年宫、青少年活动中心、研学实践教育基(营)地、博物馆等各级各类校外活动场所,要坚改革创新,持续深化差别化探索,加大压力测试,发挥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试验田作用”。世卫组织联合专家组作出的权威结论也不会改变:溯源工作应基于全关企业公布了“阶段性调查和处理决定”,对涉事人员进行了处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hjcdj.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