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崩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hjcdj.org.cn
     崩溃 (第1/3页)
    

王长生一声“剑来”那把插在半山腰处的七寸桃木剑,剑身顿时“嗡”的一声颤了两颤突然就被拔了出来,然后划过一道长虹飘然落在王长生的手中,他猛的吸了一口气咬破舌尖下忽然张嘴就朝着剑身上喷了一口精血。

桃木剑剑身两侧的昆仑山水脉络图顿时清晰了不然,跃然于剑上。

“咄!”王长生舌绽莲花,一声炸喝,右手松开剑柄然后顺势拍在了上面,桃木剑“唰”的一下就朝着对方直直的飞了过去。

麻雄见状,似乎从这把剑上感觉到了凛冽的危机,他涨红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人性化的表情,瞳孔瞬间就放大了不少,然后再次吼了一声,张开双臂两手开合之下当桃木剑飞向他身前的时候,手掌“啪”的一下就拍在了剑身上,顿时桃木剑被他给夹紧在了手掌中,但剑身上带来的力道太过猛烈,直接把麻雄推得就朝后面退了过去,脚下被深深的划出了两条细长的沟勒,剑身犹自还在抖个不停。

王长生也并未追去,站在原地双手划开,快速的结了一个繁琐的手印出来,这一次他的手势相当的古怪,两手的手指像是拧麻花一样的缠在了一起,姿势非常的别扭,像极了左手和右手在打架一样而是还是打的难解难分的那种。

“元始下降,真文诞敷,昭昭其有,冥冥其无……昆仑第四峰,大寒山。”

王长生复杂的手印下,那颤抖的剑身忽然金光大盛,麻雄顿时就感觉一股让他难以抗衡和承受的力道从手掌中传来,他人直接把握不住松开了两手,桃木剑上的一座雪山闪了又闪之后,冒出了一抹让整座苗寨都在顷刻间就宛若坠入了冰霜中的寒气。

昆仑第四峰大寒山并不是昆仑九峰中最高和最壮阔的一峰,但是整座大寒山终年都被冰雪覆盖着,从山脚下一直到山上就是一座冰铸成的冰山,一年之中有三百天左右都是在飘着雪的,大寒山上从无任何生物的踪迹,不光是人畜还是飞禽走兽从来都不会进入大寒山一步,若是要必须途经的话也是远远的绕开,这里有着刺骨的寒冷和像刀刃一样的罡风,人要是身在山中,不用片刻就会被冻成一根冰雕,常年累月下再被每天都无时无刻刮起的罡风给削平了棱角。

据说,这昆仑第四峰是当年元始天尊在飞升之前坐化的那一峰。

桃木剑的剑尖上透出了丝丝的寒风,麻雄的身体上瞬间就浮现出了一层薄冰,睫毛和毛发都挂上了白霜,他整个人保持着一个姿势僵硬的一动也不再动了。

王长生伸出手,桃木剑在半空中转了个弯后就落到了他的手中,他扭过头看着三位长老那边说道:“很可能在远古的时候,大巫蚩尤被称为部落战神是有其原因的,但历史在变迁时代在改变,据我所知蚩尤身死以后世间就再也没有关于他的传说了,不管当年的蚩尤如何的跋扈和强横,但几千年过去了以后,他所有的骁勇善战应该都化成了一片烟云,消逝在历史的长河里了,而我的祖师们却一直都在镇守着这片土地。”

远古的蚩尤以战神的姿态呈现在世间,但几千年已过,曾经的战神已经不能被称为神了,他的巫术倒是留了下来,但也所剩无几,王长生相信在很久很久远以前的部落战争中,大巫蚩尤的巫术和一身战力一定是所向披靡的,可惜那终究是过去的时代了。

而昆仑山上的玉虚峰昆仑观,却一代代的传了下来,王长生的祖师们在镇守二十四条龙脉的这千年时间里,却依旧处于战斗的巅峰状态。

带兵打仗的将领都知道一句话,兵不练不精!

满心欢喜和匍匐在地上的巫苗人惊诧的看着僵硬不动的麻雄,他们以为的救世主来了,却没想到是落了个这么个下场。

三位巫苗的长老满脸的不可置信,心里的信念似乎马上就要崩塌了。、

“咔嚓,咔嚓”这时,忽然间被冰冻住的麻雄身上,出现了一阵龟裂的声音,麻雄僵硬的身子略微的动了一下,眼珠子很有神采的转了转,王长生丝毫不以为意的走到他的身前,然后从身上掏出一张符纸,贴在了他的面门上。

“你动都动不了了,还想着挣扎呢?”王长生咬了下手指,在麻雄脑袋上的符纸,快速的写下了一道鬼画符。

这种符箓类似于封魂符,就像王长生当年被杨來玉封在体内的三魂七魄一样,只不过是他被杨來玉封了很久很久,他现在只需封住麻雄一个时辰左右就可以了。

这种封魂符在道家之中是很常见的,不过多是用来封尸体所用,和苗疆紧挨着的湘西有一个神秘了很久的门派,叫做赶尸派,其中最为擅长此道,他们赶尸的时候贴在尸体脑袋上的那一道符,就是这种封魂符。

此符一贴,人的三魂七魄就被封上了,肢体不能动弹但知觉和神志还是有的。

王长生淡淡的瞥了那三位长老一眼,忽然转身走向了不远处的吊脚楼,推开了门。

“噗通”吊脚楼里,几道先前曾经被拿下的巫苗,被从楼内扔了出来。

九木他们顿时一愣,不明所以。

王长生又走向另外一间吊脚楼,打开了门后,指着里面说道:“从我进来开始,我并没有多杀你们一个苗人,我说过我的目标是麻雄,他为我解开下的蛊,我绝对不会乱动你们一个,但是……”

王长生说完从吊脚楼上下来,眯着眼睛在人群里寻觅了片刻,最后落在了一个三十来岁左右的男子身上,他提着桃木剑朝着对方走过去,然后蹲下身子,将剑尖抵在了他的心口,扭头朝着麻咔说道:“吓唬归吓唬,但是人的耐心都是有限的,我的性格也不允许我一直仁慈下去,无关人等我不会动,但有关的我真的会杀了……”

剑下男子哆嗦着嘴唇,冲着麻咔说道:“阿爸,我,我不想死啊,小南还小呢,他才三岁啊我死了他怎么办?”

麻咔冷汗直冒,九木心里暗道一声坏了,他原以为王长生已经屠了不少村子里的人,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可能缓和的机会了,但现在看来可不是这样,他这是虚张声势,巫苗的人一个都没有死。

麻咔顿时扭头跟九木说道:“你也看见了,麻雄似乎也无能为力了”

九木皱眉说道:“怎么,你要服软?”

麻咔没有搭理他,反倒是和九鹰说道:“我想认了,你呢?你难道不觉得,照着这么无休止的撕扯下去,到最后都没有任何的赢家么?族内以麻姓和九姓的人居多,不管死了谁都是我们一脉的,死了一个九阳已经可以了,真要是再死几个人,你觉得巫苗的传承还能传得下去么?”

九木吼道:“你们不要被他蛊惑了,他肯定怕我们以后报复,到时会将我们全都灭了口的,他就是再等着你们低头呢”

麻咔激动的说道:“那也总比我亲眼看见,他们死在我们眼前要强,你是死了孙子,你无后了,可我们呢?我们还有子孙呢,九木你不要太自私了,他说的很对我们不能跟着你的私仇全被拉去垫背,九鹰你说是不是,你的子孙更多,你敢去赌么?”

九木阴着脸说道:“别忘了,九阳叫你叔公的”

九鹰脸色阴晴不定的变换着,明显是在衡量轻重,王长生也根本未催促他们,因为到了这个时候巫苗人在生死之下已经出现了裂痕,分崩是迟早的事。

很情理之中,却又意料之外的一幕,忽然出现了。

巫苗的村民忽然都痛苦的起来,嚎叫声此起彼伏的,很多人都跪了下来祈求着这三位长老。


     然后她又忽然失踪了,明月心也1)下一章:正文第三章死神夜他方才虽是凝神而思,但自信耳?你亲眼看到我杀了他吗?陆小老狐狸道:他是谁?陆小凤道:你的言行举止中看出来,甚至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hjcdj.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