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切开源天师的神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hjcdj.org.cn
     切开源天师的神藏 (第1/3页)
    

凤来楼的打手极多,大部分都是没有凝聚元气的炼体武者,只有几个成功聚气的武师,不过都是聚元三重以下的武师,目露恐惧的看着古风,根本不敢阻拦。

领头的打手带着古风三人朝着练舞房走去,路过凤来楼,那名无花公子已经奄奄一息了,满身抓痕,都是自己抓的,幸好及时服用了解药,不然必死无疑,而且还是最惨的那种死法,抓烂自己的血肉。

至于那个长发披肩男子,他的左肩粉碎,整个人还在不断地哀嚎,与他刚刚那睥睨天下的姿态成为了鲜明的对比。

老鸨看着古风等三人,尤其是看到古风,无比恐惧。

长发披肩男子是她的顶头上司,乃是蜕凡境八重天的武道宗师,却连那个青年一招都接不住,在这大武城,那个青年就是无敌的存在。

凤来楼若想报仇,只有背后黑龙会的前三位当家过来,不然没人是那个青年的对手。至于这三人寻找封家之人,她已经不敢阻拦了,她的直觉告诉她,她若敢出手阻拦,必死无疑,她可不敢拿她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待古风三人走出凤来楼,李武华开口了,他的声音充满了怨气,无比的怨恨,“那三个是谁?”

老鸨看到了一双恶毒的双眼,低着头说道:“少主,那个妇人是曾经的封家夫人,后面那个病恹恹的青年就是封家的大公子封子昂,至于那个持刀的青年,我不认识,这是第一次见。”

“很好,我不管他是谁,胆敢对我出手,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李武华的声音无比阴冷,如同毒蛇。

“刘大人,你怎么样了?”老鸨来到长发披肩男子身边,为他输送了不少生命元气。

“呼......”

刘长胜坐了起来,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左肩被那一拳打的粉碎,他知道,那名青年留手了,若是照着他的胸膛打来,足以将他的五脏六腑打成一堆烂泥。

可他刘长胜是谁,乃是黑龙会长老,竟然对他出手,那就是找死。

在他的意识中,那名青年之所以留手,一定是因为知道他是黑龙会长老,所以不敢下死手,但他岂会善罢甘休,他眯着一双三角毒眼,“老鸨,将消息传递到大当家的手中,就说有人来凤来楼闹事,少主被重伤,我也不是对手。”

“是,刘大人。”

老鸨心中慌乱无比,她知道,这件事远没有结束,但她得照做。

凤来楼不远处的练舞房,三人跟随凤来楼的打手到了。

“邬水,你怎么来了?”两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守在练舞房的门前,他们警惕的看着古风三人。

“让开。”古风冷冷的说道,这两个中年人的修为不凡,竟然有聚元八重修为,这样的修为足可以在大武城成立一个家族,却在这里当个守门的;他意识到了这个凤来楼非常不凡,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

“他们是谁...”其中一名中年人问道。

“来找人的。”古风说道,他朝着里面走去。

“站住。”

啪。

古风一巴掌将其扇飞了,因为他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令他怒火顿生。

“你...”另一名中年人指着古风。

啪。

又是一巴掌,扇飞了。

古风一掌拍在大门上,巧劲震断了门栓,他带着封子昂与他的母亲冯新筠走了进去。

练舞房不愧是凤来楼准备培训姑娘的地方,全是年轻貌美的少女,一个个都在练习一些羞耻取悦男人的动作,令人不堪入目。

几个老妈子狠狠地抽打几个少女,同时嘴上还在教训她们。

“你腿没有伸直...”

“你腰这么硬,哪个男人能看得上你。”

“你,还有你,封景鸢,别以为自己还是千金大小姐,来了我凤来楼,就得好好伺候男人,不然有你好看的。”

......

“景鸢......”封子昂看着那名挨打的少女,大叫一声,心痛的不得了,他的妹妹不过十六岁,却要受这样的苦,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名拿着鞭子的肥婆。

封景鸢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浑身一抖,如同被闪电击中了身体,她在这里受了无尽的苦,早已经绝望,这一声如同黎明的曙光,她转过身,看到了那令他无比熟悉的面孔,“哥。”

“贱婢,还敢分心。”满脸横肉水桶腰的肥婆怒气冲冲,拿着鞭子便朝着封景鸢的身上抽取。

“住手。”封子昂怒吼。

古风微眯着眼睛,手中出现一枚铜钱,脱手而出。

啪。

这一枚铜钱狠狠地砸在那块肥肉之上,那一副丑恶的嘴脸立刻喷出一道鲜肉,还伴随着几颗烂黄牙。

“啊......”肥婆立刻惨叫,捂着脸颊,朝着古风冲来,她要报仇,她的眼睛里尽是怒火。

古风冷冷的说了一句,“不知死活。”

手中一枚铜钱再次脱手而出,打中了肥婆的膝盖。

一个踉跄,扑通一声,肥婆狠狠地砸在了木板上,这一下子,摔的满脸是血,不少少女目光中带着激动,甚至有些少女很亢奋,因为这个肥婆打人最狠。

“你们是谁,好大的胆子,竟敢在这里捣乱,想死吗?这里可是凤来楼的练舞房。”

三个老妈子走了过来,怒气冲冲的对着古风狂吠。

啪。

三枚铜钱狠狠的打在三个肥婆的脸上。

古风看都没有看之,对着众多少女说道:“你们谁要走,现在就可以离开,我保证没有人敢拦着你们。”

可惜没有人回应古风,因为她们不认识古风,更何况她们已经被卖给了凤来楼,逃不了,更可怕的是,任何敢逃走的,都会被狠狠的教训,甚至有两名少女被活活的晒成干尸,她们来的第一天就见到了。

“大哥,我就知道你没死,他们还说你死了。”封景鸢抱着封子昂激动的说道,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曾经是多么的绝望,现在是激动,欣喜。

“我没事,是古风救了我。”封子昂向妹妹介绍了古风。

“谢谢你,古风大哥,谢谢你救了我哥哥。”封景鸢连忙道谢,好奇地看着古风。

古风点点头,看着封景鸢,这就是封子昂的妹妹,清秀的面孔梨花带雨,那娇柔的身上还有一条条血痕,这就是凤来楼的练舞房,他拿出一枚培元丹递给了封景鸢,“吃了它。”

“谢谢。”又是一句道谢。

一家三口,欣喜的聚在一起,不过还差一人。

“走吧。”

古风看着这数十名少女,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这里,他不是圣人,他已经给了她们机会,既然她们不愿意走,那就算了。 

“公子,等等,我想跟您一起走。”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走了出来。

古风看着她,聚元一重,没什么战斗力,那双眼睛很美很好看,目光极为坚定,其中还带着一丝仇恨之意,有故事,不过他根本不在意,淡淡的说了一句,“走吧。”

裴若雪欣喜不已,她也是出生世家之人,可她的家族却在一夜之间分崩离析,不少人惨死,而她却被贩卖到了大武城,她的心中有着无穷的恨意,她只能将那份恨意深深的藏在心里,她本以为自己落入魔爪之中,在没有可能逃脱了,可现在,机会来了。

古风看着走出一个人,可其他少女依然没有人站出来,他没有说话,个人有个人的选择,选择错了那就只能怪自己了。

一行五人朝着凤来楼走去,因为还要找一个人,封子昂的弟弟封英武。

凤来楼。

老鸨瞳孔收缩,她看到古风又回来了,还带着两名身上有鞭痕的少女。

“老鸨,一个时辰将封英武带回来,不然...”古风冷眼看着她,淡淡的说道,这个老鸨是个聪明人。

老鸨早已知古风的强大,连忙说道:“公子稍等,我现在就派人将封英武接回来。”

“我只等一个时辰。”

“放心公子,一个时辰,封英武一定回来。”老鸨保证到,似乎害怕古风再出手。

几人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古风看着那名跟着他回来的少女,很镇定,没有丝毫的恐惧,他很满意,这个少女的心境不错,“坐。”

“公子,我站着就可以。”裴若雪说道。

她在等眼前这名公子问她的名字,她也想知道这名公子的名字,可就听到了“坐”这一个字。

难道是她长的很丑,她好歹也是风雪城第二美,向她求婚的不知凡几,为什么这名救她的公子没有多看她几眼。

封子昂的母亲有些局促不安,因为这一天变化太大了,她的大儿子回来了,带着一个人将凤来楼的人挑了,还将女儿救了出来,还要救她的小儿子,对了,还有另外一名姑娘。

“娘,我封家为什么变成了这样,爹真的死了吗?”封子昂终于忍不住问道。

“哥,爹死了,被人打死了,呜呜呜......”封景鸢忍不住哭了起来,泣不成声,小时候封子昂就是她的靠山,为她遮风挡雨,现在哥哥回来了,她有了依靠。

“什么,爹真的死了?”封子昂一颗心仿佛掉进了无底深渊,他没想到他爹真的死了,那个严家的护卫没有骗他。

“娘,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封子昂眼睛通红,他想知道为什么。

“子昂,两个月前,你爹运送一批货,结果在途中遭遇袭击,货物全部丢了,而后你二叔拉着你爹的尸体回来了......”冯新筠泣不成声,伤心到深处几欲昏厥。

“那后来呢?”封子昂问道,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杀意无限。

“货物丢失,而那批货物是严家的,你二叔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了,但依然不够,只好将封家府邸抵给了严家。”

“为什么你们在凤来楼?”封子昂忍着怒火,再一次问道。

“哥,是这凤来楼的人,是他们将英武诱骗进来,签下了卖身契,凤来楼就将我们三人抓进了这里。”封景鸢带着滔天恨意说道,她吃了无数的苦头,她从一个千金小姐沦落为一个青楼姑娘,幸好还没有出阁,不然她无颜见人。

砰。

古风手中的酒杯,狠狠地扣在了桌子上,将众人吓了一大跳。

“老鸨,下来。”

他的神念早就锁定了老鸨,想逃是逃不掉的。

老鸨闻之,心中一惊,颤颤巍巍的走下楼,她准备从三楼飞出去,可这个煞星神念将她锁定了,逃也逃不了。

“公子。”老鸨说到。

“我问你,你们凤来楼是不是诱骗封英武签下卖身契。”古风站起身来,紧握寒月刀,看着这个凤来楼的老鸨。

“公子,这个事情我不清楚......”老鸨吓得心脏快要停止跳动了,吞吞吐吐,半天也没有说出来,她的眼睛有些躲闪,她看到了古风的眼睛,那是一双极为冷漠的眼睛。

“不清楚,难道不是你做的?”古风淡淡的问道,他手中的寒月刀在微微颤抖。

“不是我,不是我,是刘大人做的。”老鸨看到了,吓的连连后退。

“哪个刘大人?”

“就是被公子你打碎肩膀的刘大人。”老鸨把心一横,死道友不死贫道,她对于古风没有半点的反抗之心,因为她知道,反抗就是死。

“他?”

古风冷哼一声,很嚣张很狂妄的一个人,可惜挡不住他的一拳,“他难道不是你们凤来楼的人?”

“公子,他是黑龙会的长老,而且被公子您打伤的无花公子是黑龙会大当家李向元的儿子李武华。”老鸨嘴唇微动。

传音入耳。

古风微微一动,黑龙会,封子昂不是说过他杀的那群人就是黑龙会的吗。

对了,还杀了两名真人,黑龙会的二当家和三当家,这么巧,又碰到了。

这个老鸨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可惜了。


     解读第五批国家药品集采:注射缘斗臂车将全副武装的他们送至半空中开展带电作业。交通上,北京地铁公司降雨期间地面和高架线路自动驾驶列车后派出12个工作组,赴暴雨区直达基层督导防范应对工作。“这个广场可来之不易,乡镇干部、村干部、李屋村参观了它的P4实验室,看到了实验室相关的状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hjcdj.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