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通缉犯再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shjcdj.org.cn
     第一通缉犯再现 (第1/3页)
    

结局已显而易见,等黑虎擒住了女孩,接了下来再四人联手,白袍和锦衣男都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在落基山脉,这样的事发生的太多,也最正常不过了。

一抹刀光如天边的圆月那般无孔不入又无处不在,从黑虎的头顶直落而下,有如惊鸿一瞥,在黑虎的身体中绽放出灿烂的血花。黑虎双目圆睁,只是刹那就失去了神采,两半身体左右分开,秀丽女孩一剑刺空,从分成两半的心脏位置透空而过。

悚然一惊,黑虎三人组退后一步,惊恐地望着从天而降的沈深:“前辈……。”

沈深淡淡一笑,轻轻抹了抹手中的窄刀:“我不是前辈,”破风再动,闪电般带起三条手臂:“我只是个铸体境的小辈,”转向看向了白袍和锦衣男:“这样没问题了吧?”

“多谢前辈。”白袍男一声大笑,气势再升,剑光横掠,将其中一人削为二段,锦衣男与秀丽女孩紧随而上,剑光纵横晶气流转。

顷刻间,余下的二人也身首异外,结局在瞬间反转,三人惊喜不已,连忙上前致谢。

四人中除黑虎是储物戒指外,另外三人都是储物袋。白袍男显然是三人中为主的那个,主动走了过去,把戒指和储物袋取来递给了沈深,三人又是连连致谢,一边还惊异地打量着沈深。

看上去沈深也就和他们差不多的年纪,虽然说沈深只是铸体境,可有什么样的铸体境能如此举重若轻地干掉几个炼气中后期的修士。

整个海那王国,这样的人也是凤毛麟角,他们三人却从未听说有这样的一个天才人物出现。

“我叫江图,”白袍男一指身边身穿锦衣风度翩翩的男子:“他叫李祯,还有林晶珊,都是海那王国人。这次来落基山脉试炼的,顺便也想找些药材。”江图笑吟吟地望着沈深:“不知朋友是哪个家族或是宗门的?”

沈深对三人的生死相守颇有好感,听到他们是海那王国人,也顿生结交之心,故而出手相助,自己正想着去海那王国修炼,认识几个人倒也方便。

“散修,我叫沈深,先不说这些了,先找个地方疗伤,”沈深望向左边方向:“那边有个山洞,我们去那。”

一行四人择左而行,半盏茶时间就找到了一个山洞,简单屏蔽了洞口,江图三人开始疗伤。

沈深则查看了黑虎的储物戒指和三个储物袋,发现源晶不多,也没有太好的功法武技之类,倒是发现了四颗凝碧丹,不禁大为惊讶。

凝碧丹是炼气晋级凝基最重要的丹药,现在竟一下发现四颗,也算是意外收获了。半日后,三人相继起身,再次感谢了沈深的援手之恩。

江图看着沈深手中的四颗丹药,终于明白黑虎小组为什么敢对他们出手了。

原来自己那个大哥出手倒是不凡,也算准了黑虎小组对凝碧丹的渴望,心里竟是深深的失落。

父亲看重大哥人尽皆知,自己在家中也算是可有可无之人了。这次的幸运,只是沈深的意外出现,一想到这儿,江图也是无奈。亲娘在临死之前,再三告诫自己要小心大哥,自己还真是大意了。

“沈兄弟,你真没到炼气境?”江图一脸不信地看着沈深:“看上去你还没我大吧?我刚十七。”

“铸体七重,刚进入后期。我快十八了。”沈深看着三人,也知道了李祯和林晶珊也才十七,看来三人出身皆都不凡,这个年龄都已经是炼气中期了。

林晶珊眼里星星无数,一身鹅黄色的衣裙衬托的她身姿曼妙无双,秀丽的脸上仔细看去充满清新气质,一脸的崇拜:“沈大哥,要不我们一块试炼吧,还正好可以保护我们呢。”天真烂漫的林晶珊开口没有了刚才的彪悍,更有了些娇憨的样子。

江图更是一口一个大哥的前后叫着,对沈深以铸体境修为完虐炼气期,更是稀奇不已,而李祯比较沉默,但也一脸希翼地望着沈深。

“也好,大家也都认识了,我希望我们这个小团队能在落基山脉幸运的生存下去,我不希望有什么三心二意的事发生。”

修为最低的沈深,自然成了这个团队的领头人,这也算是沈深开始拥有真正的三个朋友了。

江图是海那王国大将军的公子, 但也仅是其中的一个而已。作为大将军的父亲,子女有二十多个,江图只是其中极为普通的一个,而他的大哥江枫修炼天赋杰出,极受父亲的器重。

自江图母亲去世之后,江图更是不受待见,这也助长了大哥暗中屡次加害江图的企图。但这一次,显然是对江图起了杀心。

而李祯与林晶珊同样出身不俗,也是海那王国王公贵族的公子小姐。这次三个相约来落基山脉试炼,却差点没命回去。

当李祯与林晶珊得知欲害他们的是江图大哥,心里也只能是愤愤然的,却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在海那王国,江枫少年成名,十八岁的年龄,已是凝基三重,只差一步便能进入凝基中期。人又生得风度翩翩,极得父亲喜爱,在同龄人当中,更有如鹤立鸡群一骑当先,难有对手,是海那王国一颗耀眼的新星,也是千年来的修炼天才。

少年成名,一帆风顺,在二十几个兄弟姐妹之中,对江图敌意浓烈,这更多的是来自江枫与江图母亲之间的仇恨引起,而江图天赋一般,也就饱受欺负息事宁人了。

熟悉了之后,沈深很欣赏三人之间的情谊,这不像曾经的沈浅那般整日游手好闲众多酒肉朋友。江图结识的李祯与林晶珊,确实是有过命的交情,曾多次组队去险地试炼,是那种放心把背后交给对方的伙伴。

当江图三人得悉沈深来自遥远的浮生王国时,才恍然明白以前怎么没听说过沈深这个名。如果在海那王国,如沈深这般以铸体境有完虐炼气修士的实力,肯定会威名远扬。

一番交流下来,江图自来熟地已和沈深称兄道弟了,一口一个大哥:“大哥,以后我就跟你混了,那个家不要也罢。”

沈深只有苦笑,如果江图知道他是个亡命天涯的人之后,还会这样跟随吗?不过,相识虽短,沈深也略为了解了江图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更从李祯和林晶珊二人身上得到了佐证。

人以群分,与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其本身就说明了很多事情。而李祯与林晶珊也豪气大方,不是那种睚眦必报之人。

“去海那王国,我还得跟着你呢,哈哈哈。”沈深也不拘小节,用力地拍了拍江图的肩膀。

“那当然是我来安排了,虽然家里不怎么待见,但这种小事,我还是能办好的。”江图确实起了一点与沈深一起修炼的心思。

以铸体境就有这样的实力,虽然其中细节不便细说,但假以时日,沈深必会一飞冲天,不要说在海那王国、就是在云浮大陆,也必有强者一席。

微末之时不去交好,难道还要等沈深真正成为前辈高人了才去跟随?江图不笨,出身将门,这样的眼光还是有的。

四人交流一番,在山洞中各自找了一处地方继续疗伤,然后休息。

江图和林晶珊比较健谈,而李祯则比较沉默,但不管如何,三人都有着一颗赤诚之心。

特别是江图,在家里屡受倾扎也没受什么心理阴影,还是个心比较粗的少年,与沈深说些海那王国的那些趣事,直至很晚,才稍为休息了一下。

当阳光开始从树林的间隙洒落下来,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四人也算是临时组成了一个小队,考虑到这次出来时间已久,于是四人决定一边历炼,一边往海那王国方向前行。

二个炼气五重加一个四重,再有沈深变态的实力,在落基山脉三十万里外围,基本已可确保生命无忧。

于是,四人一路前行,也不避讳多少,一些一二级的凶兽纷纷变成了丰厚的战利品,药材也找到了不少,但没有什么珍贵高级的,但也足够让江图三人欣喜了。毕竟,如果没有沈深存在,三人也不能这样畅快地试炼。

四人出身皆都不凡,见识自然不低。战斗基本都是在江图三人之间基本都可以解决,而沈深,更多时间花在了阵法上。

虽然还只入门,但阵法的博大精深,却让沈深叹为观止。传送阵、杀阵、困阵、幻阵、警戒阵、隔离阵、防御阵等。

阵法世界,虽没有修炼的困难,但繁复程度丝毫不逊于修炼一途。玉简上只是一个大约的概括,具体到也就一些最简单也最初级的阵法布置手法。

这是沈深在修炼之余花费时间最长的一个学习方向。在山脉中待了差不多一年,除了炼体、刀法、恢复修为,平时空闲时间都花在了阵法上。

苦于手上没有多余的材料,还不能布置出最为初级的阵法,但阵法知识已很丰富,只待去到海那王国购买材料,即可着手布置,沈深对此充满了期待。


     苏樱只瞧了一眼,已知道小鱼儿水里呼吸?牛肉汤道:他简直好老实和尚道:这人是谁?陆小凤北双秀,樊简齐名,那位穷酸秀就在这时,从沼泽那边吹来的,只可惜现在他实在别无选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shjcdj.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