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用户名和密码
  当前位置:主页 > 党建动态 > 两新党建 >

    解难题,练就成事本领——关注基层干部能力建

    18-02-13 作者:上海基层党建网 来源:未知 点击:59

    基层工作千头万绪,如何解决矛盾和困难,考验着基层干部的能力和水平。遇到矛盾,话赶话、硬碰硬,不讲方法蛮干不行;怕揽事、不作为,绕着矛盾走也不行。基层工作中哪些环节容易遇阻力、碰钉子?基层干部怎么化解矛盾、解决难题?记者在广西、甘肃等地进行了走访调研。

    消除误解 倾注真心

    “我存折上的低保钱呢?是不是被你们贪污了?”由于低保资金没有“准时”到账,一名贫困户跑来骂起了村干部。

    “这些钱都是财政资金,县上打到镇上,镇上再打给低保户,具体发放日期有早有晚,晚也晚不了几天。”胡中山不急不躁,耐心解释。今年56岁的胡中山现在是甘肃武威市古浪县生态移民后续产业专业合作社党委书记,2013年之前,他在古浪县黄花滩村任村支书。

    在农村基层工作已有30多年,各种矛盾冲突场景在胡中山的工作中时常出现。胡中山说,群众的误会分为两种,一种是纯属误会,只是因为对干部不信任,就来吵闹,比如低保资金到账事件;另一种是对政策有担忧,担心发展不起来。“面对这些误会,我们重要的是要真心诚意仔细解释,对第二种误会,干部更要带头干出点模样来。”

    黄花滩村是个移民村,移民后,胡中山就思考“啥产业才能让乡亲们富起来”。他鼓励村民建设养羊棚圈,搞规模化养殖。那时很少有人支持,还有人公开唱反调,主要担心两件事:一是没有钱盖棚圈,二是棚建起来后没钱养羊。为了打消顾虑,胡中山以个人名义贷款,帮助38户农民建起了羊棚。之后,他又帮村民争取妇女小额贷款、产业贷款,这些措施,一步步让黄花滩村有基础走上致富路。

    “群众对发展路子有疑惑,咱们干部就得冲在前头干。干好了,起到榜样作用,大伙就有动力跟着干。”胡中山说,化解群众的不理解,关键还是靠村两委的带头发展,干得好才有说服力、带动力,才能化解更多矛盾。

    制止违规 秉持公心

    在基层工作,常常遇到群众想突破政策的情况,很多矛盾也因此而起,怎么办?胡中山就多次遇到这类问题。

    为了发展产业,村里向上争取了各种贷款。可有人拿到发放的5万元贷款后,要么盖房子,要么给儿子娶媳妇,总之就是不用于脱贫。这可急坏了基层干部,怎么办?不管的话,以后还不上钱惹麻烦;管的话,怎么让对方接受?两难之下,胡中山琢磨出了一条“妙计”:农户管密码、村委会管折子,要花产业贷款的钱,得由支部书记签字。

    钱不能乱花了,有人就去镇里县里“告状”,干群关系有了火药味。“花钱要按规矩、守原则!”胡中山说,产业贷款本身就是用来发展产业的,养羊、盖温室都可以,但花在其他方面就是不行,“这笔贷款是国家贴了息的,不能想咋用咋用。”

    面对“告状”的群众,胡中山既唱“黑脸”,也帮村民算账:“这5万块钱你盖了房子、娶了媳妇,到最后你还是还不上,一反一正就是10万元,还是脱不了贫。”因为他坚持原则,有17户最后把5万元产业贷款还给了银行。

    类似“不理解”,胡中山遇到的还有不少。“之前给一个贫困户发了24只扶贫羊。第二天去一看,少了1只。后来再去看,只剩下了8只。”贫困户也挺不好意思:“娃娃好久没见荤腥,杀了吃肉了。媳妇儿看病要花钱,卖了几只。”无奈之下,胡中山又出钱帮他买回了15只母羊,条件是羊“出入”都要“报告”。这家贫困户现在已经是村里的养羊大户,存栏量1000多只。

    解决这些问题,还得从制度上想办法。如今,古浪县出台了统筹整合扶贫资金的办法,按照“公司+基地+农户”模式,建立了万只母羊繁育基地,把贫困户享受的扶贫资金当做股金,打到基地账上。贫困户名上有羊,但是圈里没羊,由基地集中养起来。每年产的羊羔,公羊可以自行卖掉挣现钱,也可以育肥以后再卖,母羊留下继续繁殖。卖公羊赚的钱就相当于股金分红,这样一来,合作社和贫困户实现了双赢。

    胡中山说,当了30多年村干部,为了做工作“说破了嘴、跑断了腿、磨烂了鞋”,还挨过骂,有时候气得睡不着,半夜偷偷掉眼泪。“可是第二天,还是得上门苦口婆心劝说,谁让咱是党和人民的干部呢!”

    破解麻烦 葆有耐心

    “今年孙子回来过年,我们再也不用担心他用不惯厕所,吵着要回城里了。”广西兴安县溶江镇廖家村70多岁的村民廖福连笑着说,家里去年底新建了厕所和厨房,白净的瓷砖地面、崭新的卫浴用具,看着用着都舒坦。

    “别看现在喜笑颜开,刚开展‘改厨改厕’工作的时候,村民一听要拆他们的厕所,差点跟我们闹起来。”溶江镇党委书记谭炜感慨道,“从廖家村开始‘改厨改厕’到2017年底全面完成,矛盾多得很,过程真不容易。”

    廖家村地处漓江源头,位于风景秀丽的古灵渠河畔,但是村庄内杂乱分布的一间间小旱厕,却给这美景留下了一道道“伤疤”。2016年开始,广西推进农村“改厨改厕”工作。廖家村作为重点村之一,2017年4月开始全面开展“改厨改厕”。

    没成想,工作刚开始就碰了钉子。“去村里座谈,听取群众意见,村民说我们没事找事。”谭炜苦笑说,村民们用旱厕已经很多年了,即使有些不方便,也不愿拆了去改。

    “既要拆厕所,又要改动我们的房子,谁能愿意?厕所放到屋子里,不吉利。”“厕所进屋”不符合当地人的传统观念,廖福连一开始也不乐意。

    干部到村里调研,村民都很防备,生怕他们是来拆厕所的。有的村民甚至觉得基层干部是“专挑种葡萄农忙的时候找事,成心和自己过不去”。

    “跟他们一提改厕所就要翻脸。”面对村民们的抵触情绪,干部们的工作难以推进。既然群众有反对意见,就不能坐视不管。走村入户、重点座谈、个别交流……这些工作方法都用了,成效却不明显。

    最后,干部们决定组织村民去改过厕所的住户家里看看,亲自感受和体验一下。看到现代厕所的确卫生、方便,不少村民动了心。“但还是不想改,花销太大,听说改一个稍好一点的就要将近1万块钱。”村民廖荣清说。

    “趁热打铁,了解群众顾虑后,我们立即将‘改厨改厕’的资金补助政策向村民们详细解释,帮他们算好细账。”谭炜说,政府对愿意改的村民实行经济补助,同时将“改厨改厕”的标准分为经济型、标准型和舒适型三类,由村民自主选择,补助标准也不同。设计施工上,溶江镇引进5家设计团队进村入户介绍厨卫改造方案。

    问题一一耐心解决,家家户户一个看一个,纷纷动手改厕,全村有116户完成。

    “基层工作就是这样,要站在群众的角度去发现问题,从千头万绪的工作中找到那根线头,然后一点点理清,把工作做到位。千万不能想当然地蛮干,这样非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可能制造新矛盾。”兴安县委书记黄洪斌说。

    统筹:本版编辑 许 诺

    《 人民日报 》( 2018年02月10日 04 版)

 
 友情链接